• 我纪念钟摆的声音

    玫瑰绽放在每一秒钟

    停下

    越来越多的——

    花瓣缠绕在风中

    红的发烫

    割开动脉,汩汩血液

    我看见一道光

    在你的面前,我的身旁全是玫瑰盛开

    红的发烫

    我听不见钟摆

    玫瑰也变了色

    黑黑的院子里一抹白

    双眼睁不开

    只眯着摸到一条丝带{

  • 咀嚼

    毫无滋味的咀嚼

    一条条梦中蠕动的蛆虫

    闪下脑袋

    眼眶只是启开——

    任一切不管爱不爱,全都在脑海

    拉不动自由的缰绳

    任凭血液充涨,或者枯干

    大声笑的,却又成为大哭的独白

    总觉得忧郁(偏偏是自己觉得)——

    总能得到太阳的青睐

    而渐渐阴沉的眼睑

    阳光都

  • 风魔的影子是理想执意决断的淋漓展现

    高格无缺的完美

    是长大的魔鬼

    是拖着半只翅膀的天使

    半拉子崇高反而是现实

    于是诗歌,于是文学中最纯粹的

    单单朝着一个方向

    心是怎样的,那就是路的样子

    单程的旅行,追求近了,原点看不到了

    于是,被放大的

    是唯有诗歌可以解释的执

  • 黑夜总是圣洁的

    你在这里思索,本真就在那里

    污浊的不是漆黑

    相反,那是一面镜子

    那是死亡的幻影

    一切假的表象,逃不过夜里一尺光的锋利

    它会刺穿你的躯体

    用你的思想肢解你的灵魂

    于是肮脏的、麻木的尸体

    无处藏身的可怕

    手握着匕首,做梦都会是血迹斑斑的尸体

  • ——纪念海子逝世二十六周年

    天幕垂下

    魂灵驰骋在漆黑的天涯

    咬住月亮的尾巴

    旋转在宇宙中

    雪花

    铺设一床

    把孤独囚困在横平竖直的笔画

    是梦,是马

    跳起来,捉住自由的头发

    喉管嘶哑,多么绝对的信仰

    通红的脸,狰狞的血液

    头盖骨迸射出诗的精华

    怒吼啊,

  • 曾在若即若离的怀里

    你又思念谁在身边和你相依

    怕是千山万水

    你要懂的却一直假装看不清回忆

    眸子里

    眷恋着心里灰色的过去

    一颗热的心

    越得过沟壑纵横

    天各一方的距离

    但却再也不会跳动在

    眼泪的冰天雪地里

    谁曾可怜那眼神

    像是生与死的别离

    瞳孔里是繁华

  • 我在田野

    触摸着云朵的泪水,听着春苗的呢喃

    你在街边

    观望着霓虹的绚烂,忘了炊烟

    我把全部的精彩写成一本书

    却寄不给你你想要的浪漫

    那本书里

    全是田野,还有田野上空的晚霞

    和着我的声音

    你会听到自然相爱的画卷

    我不会给你死生契阔的诺言

    那像攀枝花一样

  • 你去

    你走在你的春天里

    你说你要找寻城堡的秘密

    我,心疼着默默无语

    我也不会留在原地

    你去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最后的委屈

    你白裙的飘逸

    在演绎,应该不是悲伤的结局

    我还是没有意义

    你去

    你是你的天使,就算是魔鬼

    你是你的记忆,忘不忘得记

    你有你无数种

  • 我只是学习着不再回忆

    最好是忘记

    哪怕是冰山一角般的过去

    还是像浸过毒的尖刺一样插在心里

    或许只是我的怀疑

    也有可能你藏的很诡异

    一字一句,一呼一吸

    我都不记得怎样睡着在夜里

    窗柩边的树影

    像我凌乱的思绪

    摇摆着,又能怎样

    还是变换着恶魔嘴脸般的恐怖和迷离

  • 我看到过箭矢般的流星

    一刹那间留下的美丽光影

    我感受过冬日里的白雪

    消融在万千光丝里的宁静

    而当我看到你们

    却发现美丽原来可以这样编织

    或许没想过把追求定义成型

    还是用青年的身躯普化着雏鹰的心

    在人生的岸边

    刚从此岸把自己渡化到彼岸的林茵

    本来要精心导演的青春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