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时候学唐诗,读到“胡天八月即飞雪”的诗句,心中一片茫然,疑心古代骚客们在故弄玄虚,夸张得过分了。因为,做为一个北方人,我从未见过八月飞雪的天气。后来,渐渐地也就把这事忘记了。直到前几年,大概是2006年的农历七月中旬,白露刚过即大雪盈天,庄稼全部冻死,牲畜有也有死伤。想起小时候的无知,不禁哂然

  • 清晨起来,打开屋门,一阵朗润的清风扑面而来,一种久别又熟悉的温馨告诉我:春天来了。走出门外,顿觉春意暖怀;吸一口清新的空气,立刻神清气爽,浑身舒泰无比。不知不觉地,我们已走过漫长而寒冷,枯燥又寂寥的冬天,走进了温和暖润,蓬勃昂扬的春天。

    吃过早饭,我满怀春天的情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