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或许,今生再也无缘参与你的流年。那枝头盛放过的花事,在经过一场又一场的秋风之后,零落一地。昨日的盛世山河,也在一声叹息后归于荒烟寂寂。

    你来过,我记得。我记得,你曾在琉璃的诗行韵过几行柳色秋声,也曾在疏影的眉间描过几笔桃花朵朵。雁字回时,檐角的风铃,敲响了你远行的脚步。一杯杏花酒入喉,就能红了眼

  • 一切,依然是葱茏的模样。满树的叶子依然葱茏着,人群依旧熙熙攘攘着。迎面而来的风,却有了些许凉意。不过是一个朝起暮落,就变幻了季节,有些仓促,有些不舍。夏天,就这样与我们不告而别。

    是春来夏去,又逢秋呵。心底滋养的那些心心念念,在八月的渡口笼成一树苍翠。陌上,依旧风光旖旎。我在等秋叶慢慢变黄,等青

  • 转眼,七月又被我们甩出很远。总感觉还有很多事情未来得及做,还有很多文字未来的及落笔,便瞬间如风一样,改变了方向。那一帧帧为花汛备好的萱,兀自空着。大片的留白,一如生命中那些匆匆来过或者去了的人,来不及留下任何只字片言,便已匆匆奔赴下一个渡口。

    行于人生四季,每一季,每一程,或许都会有这样或那样的

  • 窗外,依旧是灼热的空气,没有一丝风隙。枝头的叶子,安静的绿着。只有那些不知疲惫的蝉儿,知了,知了的叫着最后的夏天。

    大暑已过,荷花已经开满荷塘,大半年的时光,就这样被我们不经意的虚度而过。没有得到太多,亦未失去多少。日子,依旧在柴米油盐的琐碎里,缓缓而过。

    其实,并未感觉自己在渐渐老去。可是

  • 时光煮雨,匆匆了那年。那些被岁月搁浅的时光,纵使在渐行渐远的记忆里,变淡变浅。依旧是我此生,最安静,最繁华,最无悔,最妖娆的风景。惟愿再相逢时,依然风清月白,你我仍是彼此眼中少年的模样!

    ———题记

    时光煮雨,带走多少如风的往事。可是,那些青葱的记忆,总会在看到某个熟悉的场景,或者某个熟悉的

  • 陌上的时光,一直是寡然不孤,从容不迫。季节的更迭,亦是缓缓,且绵长。对于诗与远方,素来喜欢在一盏茶香里,静静的等,默默地侯。若是有一场别样的重逢,那定是你,无意落在我眉间的那一抹胭脂色。写尽草木荣枯,写尽朝起暮落,庆幸,在那个开满鲜花的春天,与你重逢。讶异,你著一身风雅,一韵,一仄,一弦,无需虚张声

  • 时光,像个说书的老人,一路说着过去,一路憧憬着未来。轻轻,推开那扇流年的大门,便有姹紫嫣红的往事,带着一股陈旧的芳香,迎面而来。这是繁华过尽的尘埃落定,这是鲜衣怒马之后的清简素雅。洗尽铅华后,我在一首诗里打坐,安静等那一池荷,开满眸里眸外。于是,我便有了浸满荷香的琉璃时光,可以慢慢写,慢慢读,慢慢爱

  • 越来越喜欢这些安静的时光,不需要刻意的掩饰,亦不需要太多的热闹。一杯碧螺春,一笺小桃红,一窗芭蕉绿。可以发一会呆,可以翻几页书,可以读几行诗。抬头看窗外的时候,刚好有鸟鸣经过,摇响一树葱绿的叶子。

    檐角的那只风铃,虽然锈迹斑斑,微风轻轻一吹,依旧会发出悦耳的声音。端坐在这样的光阴里,人是明媚的,

  • 六月的风声,且缓且急。前行的脚步,走走停停,步步生莲。依着四季自然了无牵绊的更迭,我们守着岁月静好,以枝头的绿意,以落尽的暗香,将浅爱深藏。

    或许,生命就是一场放逐吧!不必约束,不问将来,沿着心的方向,去修行,去感悟,去爱,去懂,去珍惜。花开时,拈花浅笑,记一份安然。花落时,堆冢葬花,盈两袖暗香

  • 仿若一转眼,那些缤纷而妖娆的花事,就被一场又一场的雨水,漂洗的泛了白。刻在流年的一轮新痕,醒目而荼蘼。伸手,抚摸到的是丝丝缕缕的惆怅,是点点滴滴的欲语还休。蓦然回首时,清梦几许,烟柳几许,泼墨添香的时光,绝尘,婉约。

    眸里无恙,依旧是如昔的安静。韵,始终栖在湖底,如一枚荷叶,亭亭净植。那是我余生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