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漫漫长夜记得:多少次,我独立在楼顶遥望你。

    那时,我的思绪就成了珍奇的珠子,在青黛色的夜空闪烁。看到你,我把它串成美丽的项链。倘若有一天,你乘着夜色而来,这条项链就会围绕在你的脖颈,让那株开在寒冬的腊梅花也甘愿拜在你的洁白的裙下,不与你争高下。

    无月的夜色,少了一份美丽,多了一份

  • 风的生命在于流动,流动是风的生命。空气的流动形成风,生命的涌动形成人生。自然的风有缓急之分,因此,风来有韵;人生如风有顺逆之别,但是,人生的风无痕。

    【一】

    “烈烈寒风起,惨惨飞云浮”,“朔风劲且哀”,许多文人墨客的笔下往往把冬风写成情薄风恶。然而,你在我心中,却是与众不同。

    冬风阵阵,

  • 我是一只青鸟

    穿过冬日的朝阳

    越过丛林

    在你美丽的窗帘上徜徉

    我是一只青鸟

    希望在你窗帘上开一扇小窗

  • 没有寒风刺伤典雅的思绪,没有清雪凝冻一脉温情。悠长的冬夜,在我的手掌里蠕动万倾轻柔。而思乡之情愫,如一尾美人鱼,在我的脑海里缓缓游浮。

    大约远了。渐行渐远的日子告诉我,遗忘的不是乡情,而是岁月留给我的痕迹。因为我并未远离故乡,只不过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然后回来,再离去。羁旅异乡,乡情成了萦绕我周身

  • 目光的双桨

    划进青砖红瓦的一角

    荡开校园里

    一朵朵灿烂的梦

    宽敞的教室

    朗朗的读书声

    依然

  • 月儿当空,夜色真醉。

    穹窿如水洗般澄净,皓月传来缕缕清冷,思绪在一片柔和的沐浴之中,孑孑地漫步······

    已记不清与你何时初见,但与你相知、相牵走过近一载时光。喊你“三妹”,实则荒诞。你的豪爽、乐观已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自此,兄

  • 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题记

    前段,老哥一叶孤舟怀着失望与悲愤离开文网,临行,在谈话中,他送我几句话。其中有这样一句:“老弟,我的一篇文章会引来一定的非议,且不会被文网重视,因为文网还不够成熟,还没有那个勇气承认一些现象罢了。我种了很多年的地,我知道,只有成熟的麦穗才会低头。”{p

  • 南风布谷鸣,田间麦陇黄。男女持镰刀,孩提携壶浆。

    金色浪里笑,丰收眼前望。遥想父母累,无奈儿心伤

    ————文/墨白

    灵动的布谷鸟奏着“麦秸垛垛”的曲子来了;沉甸甸的麦穗低头映衬着田野;弯弯的镰刀磨得锃亮派上了用场。又是一年麦收时,农家人载着丰收的希望,带着欢声笑语,谈着惠民政策开始忙碌起

  • 回忆的梦太短,醉了思念;现实的路太长,苦了等待。

    ——————文/墨白

    五月的微风,吹醒我心中记忆的梦,令我不禁回想起你的笑容。靠近夏季,天气炎热的似在下着琉璃火,通红中带着思念的炽热。靠近思念的眼泪,是我海洋般的凝望。夏夜,取一颗枇杷果,放在紧皱的眉间,不必咀嚼,就知它的酸味;折一枝橄榄,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