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乌余威似盛夏,

    谁知秋叶飘万家。

    光阴如锦金镶玉,

    还有几寸赏繁华。

    2018立秋蓬莱山人于金城北。

  • 如同死神的手臂

    撕开黑夜的静谧

    旧事无须再回忆

    就让它永远埋葬,

    埋葬在那深沉的大山里

    沉淀在平静的洲河里

    依稀记起

    只是、只是浅浅的

    浅浅的微波涟漪

  • 水晶一般,

    经营美丽,

    不敢去触碰,

    阳光下她的色彩,

    憋在心口的话,

    禁不住说出的言语,

    怕是终结者的手臂。

    只能,

    获悉只能,

    小心翼翼 闭口不提!

    分不清,

    是美丽的开始,

    还是可怕的终结,

    只能,

    或许只能,

    静静的望着,{

  • 忠魂含恨有遗赋,

    一曲离骚传万古。

    沅湘余波渐隐处,

    却得君王几回顾?

    蓬莱山人于乙未端阳前作。

  • 狂沙飞满天,

    行路万难,

    漫漫长路通誰边,

    盘古可否明分辨?

    无奈万般!

    唯怨龙王懒,

    昼夜打鼾,

    何日皓月可高悬?

    祈雨洗得蓝天现,

    望眼欲穿!

    2012年春于金城兰州。

  • 暴雨射窗似乱箭,

    狂风甩柳如挥鞭,

    忽观娇花任雨凌,

    静伫窗前心却乱。

    作于2011年8月15日

  • 寒秋静夜古城安,

    凉风推云掩月残。

    世间必有伤心事,

    澎湃心海怎入眠?

    作于2012年秋

  • 清风疏帘卷, 寒意空庭散。

    旧山松竹老, 孤灯人无眠。

    作于2015年2月7日

  • 夜长寒意散空庭,

    月冷银光登窗棂,

    谁知男儿此时心?

    旷远山寺孤钟鸣!

    作于2013年11月7日。

  • 徒羡牛郎得厚意,

    借那鹊桥度佳期。

    空对新月出云岫,

    遥寄伊人长相思。

    作于2012年8月23日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