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人激动不已、让人感赞不已的并不是那些人为建筑的工程,而是那些大自然创造的奇迹。

    我居住的这片草原深处有几处热泉。尽管冬日里寒气逼人,但这几处热泉却是热水沸腾,远远望去一片白雾茫茫,甚是壮观。据说在热泉泡脚可祛病,但未经科学考证,我不敢妄加断定。不过若在寒冷的冬日在此热泉洗脚定会带给身心的愉悦。

  • 来到果洛州已有一周时间了。每天都在处理着繁琐的工作,庞大的工作量压得我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偏偏我的头疼病又不择时机地复发,没时间去就医,只能靠大把药物来缓解病情。下班后瘫在床上动也不想动。勉强吃上几口饭,还得赶去加班。唯一让我期待的就是每天能够收到父母和远在四川绵阳学习的妻子的电话,听到亲人们关切的话

  •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海北州祁连县一个叫“野牛沟”的乡政府工作。海拔四千多米的野牛沟乡坐落在祁连山脚下,是个广袤、风景秀丽的牧区。听说在很久以前这里野牛成群,野牛沟由此得名。可惜,现在再也看不到一头野牛了,人为屠杀野生动物的可耻行径由此可见一斑。

    初到草原的我,完全被它的辽阔和碧绿折服了。我站在

  • 今天我一同学打来电话,闲扯了半天才说到正题上,原来她正在竞选教育局的干部,语气充满了自信。我能感觉到电话那端的她满溢心头的喜悦。看来干部竞选已是稳操胜券了。于是,我给她送去真诚地祝贺:祝她早日走马上任,为教育事业再创辉煌。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银铃般的欢笑,之后她突然问我:当初你怎么选择去那么偏远而又艰苦

  • 阳春三月了,南方已经是春暖花开了吧,然而我居住的这片草原依旧是荒凉的景象。雪山发着森森寒光阻挡了人们试图探寻其背后的风景的欲望。寒风不停地刮着,那些枯萎的荒草也禁不住在打颤,不过,吹在脸上不再有隆冬时节那般刺痛,我分明感觉到寒意里有一丝丝的暖意,有着绵绵的流动美。寒风在广袤的草原传递着春天的信息,只

  • 千缕清风推暮,

    万世浮生堪苦。

    夜色朦胧年少古,

    复叹痴心清素。

    抛弃乱嚣居静渚,

    云散寒星深处。

  • 绿草生香的草原上落雨了。

    雨,浇绿了草原,浇开了许多不知名的小花,那些隐藏于草丛中的小花摇曳在雨中,弱弱地打着寒颤。极目透过雨帘,雨帘深处的世界朦朦胧胧,清晰浮现得却是那些旧岁的光阴,还有尘封在记忆里的你......

    伴着雨丝我的心便零乱不堪......

    远逝的岁月,曾有只燕子轻盈于蔚蓝

  • 那年夏季的一个雨天,当我一头扎进你的怀里,霎时被你的辽阔、碧绿和静谧所折服。我静静地伫立在迷蒙的雨帘里,慢慢地欣赏着你,雨幕里的你,宁静中朦胧的竟是如此的精致,像一首优美的旋律婉约着一个梦,一个只有在诗意里才能流传的梦。走近你,在清凉的雨幕里让我如此真切地读懂一首绿色的诗,一首清灵而又透彻的诗。{p

  • 独立窗前将乡守,寒风疾如兽,帘卷尽星光,望月思乡,泪眼凉心透。

    淡云覆盖星光后,寒意穿心抖,游子又失魂,仰望苍穹,故土心来守。

    ——题记;醉花阴。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由的就会思念起遥远的故乡,此时,故乡那熟悉而温馨的气息就会扑面而来,漫过我的心田,那份割舍不掉的思乡情结,拥裹着浓郁的

  • 夜幕降临,被霓虹灯光笼罩的城市更显苍凉......

    一阵寒风卷过,时间似被凝固,静静的让人感觉不到时光在流逝。我站在窗前,望着深陷于夜色中的世界,星辰的寒光脆脆的刺痛着我的眼眸,思绪再次被搅乱,回望那段走过的岁月,我与身边的一切擦肩而过,匆匆又匆匆,怯弱着触摸一丝繁华,哪曾想触动了漫漫伤怀...

  • 1234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