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戊戌中秋随笔

    中秋佳节,冷暖适宜,天地清明,作物成熟。人生四季,秋月与春花并蒂,最为美好之时节。

    一 吃饼

    饼者食之并也,堆叠于盘中,以示珍重之意。馍则莫言之食,不必形容,日常必用。馍之与饼,可谓一俗一雅,一贱一贵,因而区别于礼仪之上。

    贫家只求裹腹,蒸馍烙馍,清香而劲道。富家推陈出

  • 阴历六月,天气最为燥热。百花似颇有畏惧,蔫然如病,独荷花可人之心意。故而,六月有荷月之称。

    我之与荷,心系良久。惟前年以来,接触多次,方才感悟颇多。

    荷之根,即常云之藕,淖水凉拌,清香可口,很早之时,就有印象。

    再模糊之记忆,村人有筑泥塘而育藕者,泥塘不大,周围水泥砌砖,塘中蓄有

  • 世人皆知,人生有四大幸事,一是久旱逢甘雨,二是他乡遇故知,三是洞房花烛夜,四是金榜题名时。有老婆可谓成家,有名声可谓立业,有粮食可谓无患,有朋友可谓有交。此四样于最急需之时到来,可谓幸事!然而,我却总觉得与自己并不适合;人生最大的幸事,或许就在于读书吧!

    宋朝真宗皇帝赵恒曾经说过:“富家不用买良

  • 如果说一家之主有左膀右臂的话,那么一边是猫,另一边就是狗。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家之主的首要责任,就是养家糊口;养家糊口,离不开吃穿用度;有两种动物,不管你家主是否辛苦,总会毫不吝啬的窃取你的成果——这就是老鼠和小偷。老鼠偷东西,似乎天经地义;然而小偷的盗窃,却总是能够找到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 谈到“朋友”二字,心中感到沉甸甸的,既有期许的心情,也有复杂的感受,总之是五味杂陈。

    朋友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是朋友?

    其实,朋友是“朋”和“友”两个字的组合。《易经》“益卦”说:“或益之十朋之龟,弗克违。”“朋”是对价值的衡量。远古之时,人们以“贝”为货币工具,五贝为一系,二系为一朋,“十朋

  • 如果将肠胃的欲望称之为饥饿,那么精神的贫乏就是空虚。饥饿了好办,下馆子啊!然而精神上空虚了,人们却有了不同的消遣。人吃五谷杂粮,也吃鸡鸭鱼肉,不拘荤素,只要色香味形俱全,即成了美味佳肴,腹如鸣鼓,馋涎欲滴。精神的需求,似乎更为的难以满足,因此也就产生了众多的爱好的不同,爱到了极致,就会有了无数的心得

  • 元宵节,是新的一年的第一个节日,因此又叫上元节,上元节以灯为最显著的特征,故又叫做灯节。灯节相传始于唐代,国家兴盛,君王与臣民普天同庆。正月是新的一年的开始,正月十五是新的一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灯节的好坏,直接兆示着新的一年的兴衰。看一个地方的灯节,办的漂亮,说明管理者的精明;看一个家的灯节,气氛浓

  • 林语堂《洗澡》一文中说:“人谁没洗过澡”,但我却不能说:人谁没结过婚。和尚、尼姑就不结婚;做一辈子光棍、孤女的,也大有人在。不过,这却丝毫不影响我们谈婚论嫁。古语“男三十而婚,女二十而嫁”,此不过古儒对人伦较为理想化的安排。旧中国是男人的社会,没有男人,女人是很难生存的。因而男人必须成熟,才能挑起家

  • 凡人最像神仙的时候,一是喝酒后飘飘然的感觉,另外就是吸烟时的喷云吐雾。烟友有词儿曰:饭后一根烟,快乐似神仙。大概酒足饭饱之后,那种惬意,需要抽上一根烟的功夫,去慢慢的体会。抽烟,需要有烟丝。许昌这个平原地带,就以产烟而闻名于世。许昌的产烟,大概源自侵略者的遗留;男人填补生活的空白,离不开烟;中国的鸦

  • 儿时的童谣,也不知道出自何处,总是让人觉得贴切。比如,“杨絮落,瞎碰多”,就像物候一般准。“瞎碰”,“碰”字拉长了音来念;至于究竟怎么称谓,谁也不知道。总之,每当杨絮落时,就会有许多的虫儿,在傍晚的时候,从地表面钻了出来;没有光,瞎飞乱碰。我们就会点燃了一块油毛毡,或者在麦地头点上一小堆火,引来一些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