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若想留,我不会走,你若要留,我亦不走。

    你若想走,我不会留,你若要走,一路好走。

    曾几何言,信誓旦旦,细数流年,浮生苍弦。

    肝肠寸断,叹念无缘,方才觉醒,再不等闲。

  • 深秋里面,没有微笑

    重灰的落叶,又堙没了谁的足迹

    层层的思念,叠在了风里的某个角落

    等待,仍是等待

    任它沧海桑田,岁月茫茫

  • ……

    明天就是元旦了,女孩又是最后一个离开画室的,夜晚的风,她从来都不怕,即使始终在颤抖。冻得发紫的手,肿的连手背上的指纹几乎都看不见了。

    那晚,零下7度,相比之下,以前的寒冷可以算得上温暖了。她一手提着画箱一手提着画袋,背着一

  • 儿时的记忆停留在冬天的雪,欢笑声总是围绕在和我们一样高的雪人旁。

    那时的我们总是爱玩,酒窝总是浮现在嘴旁。

    围着雪人绕来绕去,也不怕有多凉。

    我们为它添围巾,还把扣子镶在它洁白的衣服上。

  • 原以为,幸福是儿时的海棠香,会在记忆里蔓延许久,日子久了才知道,如今只记得海棠的模样,早已忘却了她的香。

    幸福终究是自己意象中的一棵大树,我努力的寻找微笑的枝桠,经常觉得失去了什么,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繁茂的叶子下找不到枝桠的影

  • 如果可以,

    请暂且给我一丝安逸,

    我不需要每分每秒都太静谧,

    只盼在此时第一滴雨点落下之前,

    能了解它渴望去的地方。

    如果可以

  • 我想凝视你的脸

    但我却没有

    我想对着你微笑

    但我却没有

    我想对你说出口

    但我却没有

    我想拉着

  • 当第一支乐曲响起的时侯

    我要尽情的同你舞蹈

    直到海枯石烂

    直到岁月凋零

    仍然竭力的踮起脚尖

    挥舞着手中生命的丝带

  • 请聆听,这一片寂静。

    红黄蓝的一壶流年,

    你带给过我什么样的心境?

    黑白灰的半盏浮生,

    你赋予了我什么样的情绪?

    金碧辉煌的画

  • 话说,人都是活在历史里的,也是活在想象里的,种种昨日,造就如今。人生的画里,每个人都有一扇门。门里,是我们与生俱来沉重的责任,生存立足的压力,与外界纷扰繁杂的小世俗。门外,则是鸟语花香,姹紫嫣红,没有束缚的自由天空!

    凝视窗棂前飘着的一网微雨,隔着轻纱和我对坐着

  •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