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些天,因为意外,出差去了荆州。

    尽管读大学的时候在荆州公交车上被偷的身无分文,白白刚下汽车就被飞车党抢包,和彩做兼职卖牙膏嗓子喊嘶了一分钱没有,尽管曾经在荆州结束过最长的一次恋情,我还是依然很爱那个城市。

    路过宜昌的时候,在想秀娟应该很生气,我也很抱歉,急忙想和陈冬冬划清界限而忘了考虑你的

  • 我不知道尼究竟多久出现,

    还是你已经出现 潜伏在我身边。

    总是有人说,我总会遇见你,然后陪我过剩下的人生。

    又是一年七夕。

    你是不是在别的姑娘那里送她玫瑰一起看电影。

    还是和我一样在这个大漠一样的地方见到一株绿色就欣喜若狂,

    你如果现在在,我是不是可以无比骄傲的冲着王智明喊,

  • 神农架林区,简称神农架,1970年经国务院批准建制,直属湖北省管辖,是中国唯一以“林区”命名的县级行政区。地跨东经109°56′~110°58′,北纬31°15′~31°75′,总面积3253平方公里,坐拥联合国“世界地质公园”,辖6镇2乡和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个国有森工企业林业管理局、1个国家

  • 李太白,在被唐太宗贬职之后,写过这么一首诗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自信满满的告诉全世界,我不是荒野里的杂草。我没有李太白那样的豪情满怀,也没有他的踌躇满志,在过于漫长的公考中,尽然全数败笔。也在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以及十九大的当当面面。为了

  • 那天,我去你空间说着祝你幸福的话。

    你回复说,这个月 26号 你来吗、

    前言。

    那一年,我11岁。

    第一次遇见你,那场景老旧的像一场舞台剧。

    你那时候,打架,玩游戏,还有抽烟 果断的坏坏的孩纸。

    可是,那天的大巴车上,有三个空位置,先上去的你,把那个坏玻璃的位置坐了,那天下雨

  • 寝室的床,横着,缩着身体,骨骼时不时发出微小的声音,要我怀疑是不是几个劣质零件就可以把我重组,腿弯曲的刚好碰着心脏,似乎很冰。按熟悉的号码

    给爸爸打电话,说自己很倒霉,得去拜拜祖坟。电话那头的爸爸笑了笑,说这孩子。鼻子一酸。所有所有的形式性悲伤被温柔在塌陷处迅速溶解,一定要冲出眼眶,昏暗而带着有

  • 之前是写了不少文章赠予那些本以为可以陪伴我一生的人,如今的模样,还是写篇满满花言巧语的文章赠予自己。一是祝福自己生日快乐,二也是跟过去道别。

    我像是在阳春三月打了一场胜仗,不知道是不是在重庆各大寺庙虔诚祈祷有关,还是我拼尽全力备战有关,总之我终于实现了梦想。我归结于耗尽了余生的运气,却不敢正视于

  • 朱宇凯,这是我第二次写日志写日志关于生日。你之前老是闹腾要我写一篇满满是花言巧语的文章送你,我本来打算某个特别的日子写,而今却没了机会。

    算上今年已经一起走了两年了。去年你生日,我在你空间一次次的写你说的一些话。记得那天在我们学校外面走着,看见捡垃圾的老婆婆,你说我老了就是个捡垃圾的老婆婆,我漫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