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渡口,来来往往,明明灭灭。仿佛只消一个转念,一个个我们熟悉的背影已然悄悄地消失于路的尽头,如同秋日里的一枚枚落叶,渐次凋零在记忆的彼岸;又仿佛只在一夜之间,一张张鲜活的陌生的脸庞,像极了那些雨后的春笋,一茬接一茬地闯入我们繁杂而沉重的舞台,点亮我们孤独的心灯,与我们相伴,与我们悲欢。

    到来

  •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张爱玲

    遇见,分明是一种缘,从不需要特别的预约,蕴藏着深奥的禅意,注定于冥冥之中,而又释放在预料之外。就像经过漫长寒冬的煎

  • 院落深秋,一夜寒风月色凉,满地黄叶蝴蝶飞。院外墙边,瑟瑟冷风口,孤寂地矗立着一棵近百年的老槐树。

    这棵老态龙钟的槐树,生机早已不再,终年难见葱茏。间或风和日丽的春天,若干新芽柔嫩抽出,似乎只为向世人证明自己还活着。这些孱弱的新

  • 晴空万里,风起云涌,或雷电交加,巨浪滔天,但凡一切跟大气有关的现象,词典上解释为气象,而辞典又把有别于以往的不同状况,叫做新气象。

    近日,钓鱼岛就出现了新气象。一股让国人释然,让始作俑者始料未及的茫然,让日本人如鲠在喉的惶然,

  • 【四】

    窗外,暮色像给苍穹拉上了一道黑幕,四处闪烁的灯火点缀着忙碌的世界,月亮似乎躲到哪片云层深处歇息去了,唯有稀疏而明亮的星星不知疲倦地窥视着夜幕下的秘密。

    那个时刻越来越近,时钟指向了19点,萧然把自己深深的抛进沙发里。跟第

  • 【三】

    “别问我是谁,请和我面对,看看我的眼角流下的泪,我和你并没有不同,但我的心更容易破碎……”这首歌曲,陪伴他走过国贸大厦的全部时间,整整5年!每个音节,仿佛都能跳跃在他的心间。他觉得这首歌就是专为他而写,他的心声与歌曲已经合二为一,不能分开,直至上天给他派

  • 前言: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情,偷情,到底谁偷了谁的情?

    【一】

    灰蒙的天色终于阴暗下来,对于萧然来说,这是个强烈的信号。夜幕的降临,朦胧了很多阳光下的美景,却点燃了他内心粗野的激情,像有一支曳明弹,自心野上的黑暗

  • 茶道,在中国流行千年,以江南为盛,而身处长江边的靖江人也偏爱此道,只不过没有那么讲究。酒足饭余,沏上一壶好茶,海侃天南地北,纵谈世事古今,祛襟涤滞,致清导和,逍遥不下神仙。

    靖江本身不产茶,靖江人爱上喝茶,应该跟食谱有相当的关系。靖江本地菜,多属淮扬菜系,油腻偏

  • 踏着风的节奏,辗转于渺渺人生驿站,看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随风绝尘。匆匆的步伐,试图一点一滴叩开炫目峻冷世界的外壳。风起风落,花开花谢,梦想的心灯明明灭灭,举目所及,仍是不曾相识的茫然。秋风乍起,倦怠许久的灵魂,再次被放逐在流浪的旅途。

  • 清风醉无语,惊觉了谁的春眠?梦里繁花落,捎走了谁的童年?恍惚间,时光迁移腾挪,季节翻转变换,故事百折千回。

    岁月的脚步,似乎总是不愠不火,不徐不疾,从容而坚定。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扯掉芳菲四月的最后一页,陡然立于火红的五月,渲染了一季的情怀,至此春夏交织的

  • 123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