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苏格拉底小肚兜

  • 很多人习惯把总结和期待留在年终,然而,对于每天都是不断转变的微观思维,似乎调整是随时的,对于我,每个意识每个举动都是细小的改变,当岁月沉淀,每天将被淡漠,每件大事将被印刻;对于自己,烙印的多半是悦,忽略的多半是扰。

    何时开始,我就这样的不同于新生代了呢?在&l

  • 自己想的很可爱,最近的自己就像橡皮糖,充满弹性。没有方向的乱弹,左右乱蹦,前后乱跳,随性自由,看见不同视角上的风景,体味不同风景上的韵味。惊喜也好郁闷也罢,抑或自讨苦吃抑或翩翩起舞,或说当我意识到弹性的限度时,我知道自己应该安分一些了。不能失去向心力,不能没有原点和原则,奔放到脱离向心力的

  • 童年,

    童趣的牵着你的手,

    跟着你上刀山下火海,

    转瞬间,

    童年溜走了,

    再也没有无意识的牵手…

  • 你说过夜阑人寂寞,

    你说过第三种感情,

    你说过我们像鱼一样相濡以沫…

    你说对了,我做错了…

    其实,

    我的夜阑已经不寂寞了…

  • 我想过了,

    我要为自己修建一个“世外桃源”…

    承载着,

    美丽的错误,

    遥不可及的奢望,

    飘洒着酸楚的泪雨,

    照射着憧憬的阳光,

  • 夜里突然降雪,

    熟睡的人,

    是不会听到雪落下的声音,

    坐在窗边,

    聆听着难以捕捉的声音。

    很静,

    很恬,

    很享受,

    我知道。

    世界上有很多忧郁的人,

  • 月光之下,

    当我追随飘摇的雪花,

    当我凝视定格的雪粒,

    当我踩踏轻薄的雪片,

    雪的情韵又和我的情绪纠缠不清~

    无论你招摇在墨兰的天空中,

    还是亲昵在我宁静的身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