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要心有阳光

    文/紫云烟

    一个人孤独的久了,就想出去走走。

    出门,沿着郁郁葱葱的小叶白杨装扮的小路,往前走。

    已经是春末,路旁的杨树,显示着勃勃生机。远处不时有阵阵花香飘来。

    寻着香气找去。原来一家小院门前的一簇簇月季,粉色的花朵,层层叠叠的花瓣,骄傲的绽放着。

    小院门开着,

  • 聆 听 长 江

    文/紫云烟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很小的时候就能背诵这首词。那滔滔的长江水,那奔腾的气势,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升腾起许多神秘的向往。

    当我第一次站在江边,看着那清澈的长江水在我身边淙淙流过时,我才发现,白天的长江

  • 红尘之外,淡定且从容

    ---- 写给杨绛

    文/紫云烟

    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

    -----杨绛

    杨绛

  • 孤傲,一种会呼吸的痛

    ---写给张爱玲

    文/紫云烟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张爱玲

    我们总有理由想起张爱玲。因她的才华,因她对世事的透彻领悟,因她不屑于世故的特立独行。

    她精致的文字,她凄婉的爱情,她离开世界的落寞,总让我们心底那一点柔软的东西悄悄展

  • 爱,是盛开在文字里的花朵

    --------写给冰心

    文/紫云烟

    童年呵!

    是梦中的真

    是真中的梦

    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冰心

    每个人都有一段难忘的童年。童年的那些单纯,幼稚,都会化为一份美好,储存在生命的行程中。就如冰心的小诗中所写的一样,那是梦中的真,

  • 美丽的孤独

    --------写给于凤至

    文/紫云烟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人——少帅张学良的原配妻子于凤至。

    世人皆知张学良和赵一荻的爱情故事,为他们两情相悦,坚贞不渝的爱情而感动。但是更多的人都忽略了站在张学良身后的这个女人,忽略了她对张学良的爱。

    于凤至端庄秀丽,爱

  • 我的水月亮

    文/紫云烟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仰望天上那轮圆月。那朦胧的清辉,轻柔的洒下来,那么柔软妩媚,犹如你的眼睛。

    记不清,你是什么时候披着月光来到我身边的。你一袭淡紫色的长裙,立在江边,对我浅浅的笑。因何相识,因何相聚,已不重要。在我的世界里,和你在一起,才是最美丽

  • 故乡的水月亮

    文/紫云烟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又想起了故乡。

    故乡的东边,有一个水塘,记忆里总是满满的清水。池塘周围,垂柳依依,那里是我们童年的乐园。

    夏天,池塘边坐满了乘凉的人,笑声飞溅。夜晚,月亮升起来,水塘里倒映着月亮的影儿。大人们开始给我们讲故事。我们一会看

  • 不羁的灵魂

    文/紫云烟

    天渐渐暗下来。北风呼呼地刮着。浓密的乌云,冲出远天模糊的地平线,翻滚盘旋着,凶猛地向草原压下来。

    我,一只疲惫而饥饿的草原狼。站在山丘上,仰头,空中也看不见雪片和雪砂,几只老鹰在云下缓缓盘旋。几只红褐色的沙鸡,从一丛丛白珊瑚似的沙柳棵子里飞起来,落下去。柳条振动,

  • 聆听长江

    文/紫云烟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很小的时候就能背诵这首词。那滔滔的长江水,那奔腾的气势,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升腾起许多神秘的向往。

    当我第一次站在江边,看着那清澈的长江水在我身边淙淙流过时,我才发现,白天的长江,平静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