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有一些风景,在时光里驻足

    文/紫云烟

    一场疏雨过后,空气中,丝丝缕缕的花香飘来。抬头,艳艳的花,枝头袅袅娜娜盛开,淡定,从容,似乎不曾记得昨夜的疏风骤雨。

    淡紫色的花瓣,翻卷成细小的波浪,层层叠叠,挤挤挨挨。花瓣薄如蝉翼,风一吹,颤颤巍巍的,在枝头摇摆。细密的花瓣中,金黄色的花蕊若隐若

  • 云在心中,诗自闲

    文/紫云烟

    我是特意来山中,寻找云的。

    风,远远吹来,带着肆意的寒凉,一下就刺痛了我。还好,没走多远,有金色的阳光,穿过山间层层薄雾,抱住了我。

    在这样的山中,由于山岭,由于树林,风如同一个模糊的带着毛刺的影子,在我身边转着,转着,就消失在远天之外。

    云,一朵一

  • 如晚风中,一朵闲花

    文/紫云烟

    人们常说,叶落归根。人老了,多会选择回归,回归初心。人老了,会收拢所有的锋芒,所有的张扬,静如一朵闲花,在晚风中,慢慢收拢,散落花瓣,只留下一缕余香,给自己。然后静静的,静静的看着身边的花草,盛开,绽放。

    是的。人老了,就应该如同晚风中的一朵闲花。安静,恬

  •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文/紫云烟

    很多人以为春日妩媚,杏花疏雨,是世间最值得驻足的景致;而我一直以为夏日炎炎,荷塘飘香,驻足远观,才是世间最惬意的时光。

    一枚浅浅的池塘,水草漫淹,荷叶青青,无论晴空万里,还是骤雨风急,只要有那么三两枝荷花,安静地挺立荷塘中央,那定是一道值得品味的风景。尘世

  • 一朵花开,千叶红

    文/紫云烟

    一朵花开千叶红,开时又不藉春风。

    若教移在香闺畔,定与侍人艳态同。

    于兰《千叶石榴花》

    初夏时节,那些绿肥红瘦、繁华花事已经淡漠了许多。大多都是树头花落未成阴的景象。而石榴花不同。她盛开在初夏,在夏日艳艳的时光里,盛放着她的生命。她热烈,奔放,独自盛

  • 三月,听一树花开

    作者 紫云烟

    积蓄了一个冬天的绿

    在三月

    瞬间,翻越

    季节虚掩的柴门

    笛声一响,春天的眸便亮了

    三月,一树花开

    一朵花,就是一个故事

    朵朵都有融融的暖

    站在树下,

    与一朵花对视,

    在我看来

    每一朵花,都有姓氏

    一翻开族谱,他

  • 那缕笛声

    文/紫云烟

    似乎每一个角落里,都夹杂着风声。呼呼的,在耳边响。寒意很浓,在涩涩的挂着几片叶子的枝头,婉转低回。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缕笛声。忽远忽近,丝丝缕缕。这个声音,从哪里飘来的呢?

    侧耳细听,声音极弱。我对自己的耳力有点困惑。我分辨不出这声音来自哪个方向。细细辨认,慢

  • 深冬已至,期盼一地梨花白

    文/紫云烟

    冬天是一个沉寂的季节。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连空气都带着一种涩涩的寂然。深冬已至,只盼望着一地梨花寒白。

    今年的冬天,至今,吝啬得连一片雪花都没有降临。在冬天灰色的天地中,所有的生命,都在一地沉寂中,又回归到最初的起点。心中最初那些美好的愿望,

  • 繁华落尽,静候一窗霜花

    文/紫云烟

    刚刚与一片落叶告别,又和一抹橘黄的阳光邂逅,四季的交替,匆忙而有序。 迎着初冬的阳光,漫无目的地行走。不是为了寻找秋天遗落的故事,也不是为了打开冬天的情结。冬阳甚好,暖暖的照着,风有些许的寒凉,但不影响漫步冬天的心情。

    秋已尽。其实秋天和冬天,只是隔着

  • 秋天三韵---秋风•秋雨•落叶

    文/紫云烟

    一 秋风,是一池荷塘的舞者

    走在路上,迎面而来的秋风,有些许的凉意,还夹杂着田园的清香。初秋的田野里,色彩缤纷。红红的苹果,金黄的鸭梨,一簇簇的山楂,期间还点缀着几只翩翩飞舞的蝴蝶。这景象,确实可以用热闹来描述。全然没有那种“自古逢秋悲寂寥”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