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自己的城里,安暖流年

    作者 紫云烟

    刚刚看到秋叶斑斓,洁白的雪花,便飘然而至。时间,总是显得匆忙,无暇回首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程。

    流年匆匆,只剩下一声叹息。这叹息,如同一枚钉子,生生地钉进眼睛,扎心的疼。疼了,才会懂生活。将疼痛的生活,过成不声不响的安静,便已到不谈悲喜的中年。

  • 愿有人与你共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

    作者 紫云烟

    我喜欢冬日暖阳,喜欢在黄昏时分,看那枚圆圆的太阳,在天边慢慢地,慢慢地坠落。橙红色的光线,落在身上,很轻,很暖。那种感觉,让人会不自觉地想起沈复先生《浮生六记》中的那句:“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温。”我觉得,这是沈先生对幸福的最高概括

  • 总有一些美好,过滤掉世间的尘埃

    作者 紫云烟

    初冬。

    那些被秋雨洗涤过的尘世凡心,终于安静下来。那些飞扬在季节缝隙里的思想,终于淡淡的,悄无声息地沉淀在冬天。让人有空闲的时间去思考,思考人生,思考生命。

    那些曾经的芭蕉骤雨,终会染绿门环木椅。那些昨日的骄阳彩虹,也终会在某一个时间,

  • 懂得断舍离,才能懂人生

    作者 紫云烟

    从出生那刻开始,我们的人生之旅,已经启程。一路上,我们会遇见一些人,遇见一些事。一次次遇见,组成了人生之旅一个个心动驿站。

    遇见欢喜,我们的旅程,便是晴天。那些快乐的音符,点缀在时光的弦上,旋转跳跃,牵引我们的心情,自由飞翔。

    遇见悲伤,便遇见

  • 日出时你未曾离开,日落时希望依然还在

    文/紫云烟

    你,就藏在时光里。

    而时光,是让人难以捉摸的东西。她总喜欢将情感寄托在某一件物体上,比如,一棵树。

    一棵茂密的树,墨绿色的叶子如盖,遮住灼热的日光,遮住肆意流泻的时光。那一圈圈的年轮,是你记载的光阴的故事。

    你静静地看着,那些新枝

  • 余生, 如此可好?

    文/紫云烟

    曾经写过一篇文字,《如晚风中一朵闲花》,人老了,做一朵闲花,是很有情调的一件事。年轻的时候,日子喧嚣,身不由己。所以一直奢望着,老了以后,做一个闲人。拥有一份闲暇的日子,自在而逍遥。一曲清音,反复地播放,从黄昏暮至,到晨光熹微。尘世浮欢皆被拒之门外,唯有这间小

  • 回眸处,云淡风轻

    文/紫云烟

    日子总是在指尖,一闪而逝。没有人能留住春日烂漫的风光,只有风,穿梭在花红柳绿的风景中,欢快地歌唱。时光亦如风。在岁月的行程中,时光可以自由穿梭在灵魂与灵魂之间,将现实和过往,前尘和今生,紧紧关联着,与春花秋月一起吟唱岁月的笙歌。

    自古以来,人们就喜欢用回忆来

  • 一树花开,是生命的暖

    文/紫云烟

    小区院墙边上,栽种了许多棵蔷薇。起初很小,柔柔弱弱的样子,细软的枝条上,伸展着几片浅绿色的叶片,像极了一个青涩的小丫头。

    春天一到,她们像贪吃的孩子,每一片叶子,都使劲地伸展着,努力吮吸着春天的阳光。那细细的枝干上,不几天,就长满了叶子。靠近枝干的地方,

  • 只记花香,不问流年

    文/紫云烟

    记忆总以一种或明或暗的状态出现在我的生命中。风吹来,那些痕迹,常常在我的指尖重复着或古典或狂放的舞蹈。远方阁楼上的弦乐还在继续,那些唯美的曲调,忽远忽近的传来,向我表达着一种讯息。夜晚的天空,没有月亮,但月亮的圆缺是亘古不变的。这是一种命里注定的循环。月圆的时

  • 留白处,岁月静好

    文/紫云烟

    最近,总喜欢看一些安静的文字,喜欢在字里行间,感悟浓浓的禅意。品茶听禅之余,感叹时光匆忙,那些寄居在旧日庭院里的故事,篱前吟诵诗文的女子,坐禅的日子里,竟也容颜老去,留下几分伤感。

    其实人生,本就是如此,从来不会圆满。无论是庭前闲坐的老翁,还是匆匆而过如风般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