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静静地坐在坎儿井边,井边的紫桑一如往年的葱茏欲滴。望着水底五颜六色的碎石,深手触摸那些美丽而忧伤的诗句,一种微凉而沁人的水声淹没了我的思绪。

    早年的那种炽热与真挚已散失在远去的驼铃声里。所有的期盼都是一个无言的结局,心路的历程从未偏离过宋词的轨迹,被深深地烙在反复吟

  • 上一页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