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是一种深伤

    当冰冷的刀划过颈间

    我似乎在不经意间放轻了力度

    当殷红的血珠和着冰凉的泪

    一起落下的瞬间

    我想我是有一些牵挂的

  • 转身,有一丝笑

    在嘴角泛滥

    夕照的余晖,满目血色

    风扬起的叶

    是醉了酒的背影

    摇摇晃晃

    笑在蔓延

  • 静静的放了手中的杯

    雀巢的余香还留在齿间

    莫名的

    有一种失落的暗伤

    跃动的头像渐渐灰白

    轻轻地

  • 抬头,赭褐色火焰山,被夕阳的余晖抹上了一层惨淡的暗红,风冷冷的吹着,早就风干了腮边的泪。我就这样沉默,我已习惯了这样的沉默。握紧捏在手心里的脂玉,看枯叶在夕照中飞旋着秋天的沉醉,却在仰天一望时看到了远天的归鸿。心上有一堵斑驳的墙,永远的横亘着,像一颗疲倦的星辰,在无际的银河里浮沉,落寞孤寂。就这

  • 总是忘不透

    遥远而朦胧的天幕

    清风滑过肩的的时候

    有微微的颤抖

    从来都不知道这样的守候

    会终结在什么时候

  • 窗外

    又是细雨飘飞

    丝丝如诉

    我真的不知道

    为何总是在这样的雨夜

    深深的想你

    放了手中的书

  • 如果

    如果不是今夜

    又下起了丝丝细雨

    想你的心

    怎么会愈加惆怅?

    如果风

    没有借了雨的凄凉

  • 温热的黄沙

    漫无边际

    这样的旅途有些寂寞

    惟有驼铃声声伴我前行

    荒芜

  • 冬天终于在凛洌且日复一日的北风中过去,在冬天的最后一场雪中,我的时代来临了.我拎着父亲用一小根废钢筋打成的小铲,伙同大伯家的平哥哥,耳朵哥哥,门前邻居家的三个好姐妹,迫不及待的来到耳朵哥哥家门前的苜蓿地边,各选了自认为可以有很多收获的一水片地,用冻红的小手轻轻拂去将化不化残留的一层薄雪,仔细的寻

  • 这是寂寞的黄昏

    夕阳淡出了最后一抹余晖

    如丝的细雨

    染出了万山绿妆

    不知为何这样蓝

    拈转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