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林江文

    小时候,芋头曾经多情地进入我的视野,让我欢喜让我忧。在老家,有一种槟榔芋,叶片阔卵形,叶柄长而肥大,呈现可爱的青绿色。芋头形状多样,有球形、卵形、椭圆形等。在家里,吃芋的时候,母亲为图个好兆头,手里端着一碗芋,嘴里长说:“芋子芋孙,护子护孙!”

    每一年的2、3月,母亲就开始在田里

  • 为了生活,母亲如牛一样耕耘。四十几岁的母亲为了让家更像样,让自己的儿女更出色,带着简单又朴素的行李,少量的资金,与父亲到德化打工。母亲每一天挑着重担,爬山下坡,经常汗流浃背,吃苦耐劳已经成为母亲的家常便饭。我无法想象,母亲的辛勤、劳累和艰辛。

    在金钱面前,人往往显得苍白无力。“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 爷爷会吸烟。那时,他不知吸烟的危害。常常,爷爷与烟叶亲热地打交道。爷爷,也把吸烟的本事轻松地传给了父亲。父亲从十几岁就由于经济困难,家境贫穷,早早就在小学一毕业就辍学了。那时,父亲就开始走上了他的吸烟路程。

    父亲与伯父一起,一边开始了做木匠的体力活,一边开始了每一天的吸烟习惯。木工,肩挑手推的工

  • 儿童时代,物质极度匮乏,不必谈论什么山珍海味,也不必说什么美味佳肴。若能算好的菜肴,茭白就是其中一种。为了改善伙食,在春季,母亲在较远、难耕作的田地里种上了几丛茭白。茭白小的时候,我觉得像玉米。只是它们密密匝匝,一棵挨着一棵,叶子细长翠绿,叶边细薄锋利。

    经过清风的抚爱,烈日的亲吻,田水的滋养,

  • 仙夹美寨小景,“一有貌,二有形,三有质,四有本,五有魂。”美寨村,是一个合格村、示范村和精品村。生态景观,四季有花,四季变化。

    今日,太阳黄澄澄,照在侨乡桥上。桥外表精悍、牢固、质朴,桥底流水上游,一个水池,波光闪闪,水往水坝流走,形成一个小巧的瀑布。水声轰鸣,水清澈见底。岸上,吊兰等花草生机勃

  • 早就对东里景致充满了期待,装满了向往。已过中秋,今日,金灿灿的太阳温柔起来,不时害羞地躲在如纱的云朵里。走在石子路上,轻盈绿草,粉红花朵,黄色花蕊,在路边沿路而排。艳红花色,点缀其间,在争分夺秒地抢夺行人的眼睛。

    拾阶而下,桂竹一片,枝干亭亭玉立,竹叶在风中微微地摇摆身子。原始而朴素的瓷瓮给你一

  • 我小时候,三叔就聪明伶俐,阳光乐观。他给人一种事事皆会、无所不能和凡事拿得起放得下的感觉。在眼里,我们几个堂兄弟崇拜他,敬畏他,更欣赏他。七十年代末期,三叔就已经初中毕业,才华横溢,出口成章。那时的三叔,和蔼可亲,是我们堂兄弟们的开心果。只要有机会,我们就聚集在他身边,缠着他给我们讲《大唐游侠转》等

  • (一)

    如今,父亲已年近古来稀的七十岁。眼角的鱼尾纹,述说久远的时光;两鬓霜白轻言岁月走过的痕迹;渐差的听力呢喃年老的光阴。父亲的模样那么清晰地在眼前出现。爽朗的笑声和自信的言语,表明父亲晚年一颗不老的心,解说着幸福、美好的日子。这让我宽心,让我安心,也让我舒心。

    今晚,弯月如钩。它默默地送

  • 老屋,外貌已经不堪入眼。沧桑的黑色瓦片,腐朽的木头,十个房间仅剩几个颓废的房间,丑陋的泥土墙面,斑驳残损,在风雨中飘摇。老家人每一次祭祖,都只能聚集在上厅里,难堪无奈,羞耻寂寥。老屋的大门也已经不再完整,不再富有生气。它被阳光雨露侵蚀,不成样子,令人忍不住心伤辛酸。

    一些房子已经不成房子,只剩下

  • 同学丽,个子不高,大约仅153厘米,小巧玲珑。一双眼睛水汪汪,镶嵌在圆圆的脸上。她皮肤细嫩红润,一个樱桃小嘴吐气如兰。丽温柔大方,亲和力强,为人乐观,笑容常常在人群里展现,给人一种亲切与和善的感觉。

    八十年代末,第一次认识丽,是在初二教室外的走廊里。那次,两个人在奔跑,不由自主地撞在一起。女性柔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