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

    多么温暖又多么有诱惑力的一个词语

    她如果是一个人的话

    一定是一位容貌艳丽,仪态万千的大众情人

    没人可以忽略她的存在

    ——

  • 好迷茫,好无助,虽然我没在温州那辆通往死亡的动车上,但我觉得我的生活失去了太多的色彩,一片灰暗,而我现在还很满足于这种灰暗,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原先引以为傲的东西,曾经的天真,曾经对他人掏心掏肺的相信,曾经总以为自己可以得到的水晶鞋……

    我知道

  • 女人,一个千万年来备受争议的话题。女人长的好看了叫做“红颜祸水”,长的难看了叫“飞沙走石,鬼斧神工”,女人有才时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女人无知就叫嚣“头发长,见识短”……哎,女人到底怎样做,才会得到男人的指点,而不是指指点点?

    今天,我看了梅兰芳的告别演唱会,看

  • 曾是我好友写过的一句话,我现在深有体会,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天堂,但地址在哪,谁都不知道,好像海上的一页扁舟,不知道将要去哪里,那里才是归途。

    时间好快,我离开家已经三周了,这次是真的离家了,从中国的中部来到了南方沿海地带。我感触颇深。

  • 这一刻,记忆又悄然忆起。记不清,在哪一年哪一个季末里,一个潇洒的背影占居在我柔嫩的心底。记不清,在哪一季哪一天里,一张清丽的脸宠驻扎在我幽深的眼底,左右摇晃不肯离去。记不清,在哪一天哪一个黄昏里,一副太阳花灿烂的笑脸开成了我多雨多情时节的美丽。多雨的时节,殷殷的心房开始了朦胧轻柔的向往,向往那个

  • 曾几何时,声声念着快快长大。那时多温暖,未来是魔法盒,任人想象。

    未来应该有色彩,

    比七彩虹更绚烂。

    妈妈的高跟鞋对我充满了无穷的诱惑。

    橱窗里的礼服更是吸引了

  • 当你披上爱情的婚纱,我也披上了和尚的袈裟。也许,此时你正在幸福中欢笑,而你是否还会想到,有一个人正在那棵梧桐树下泪流满面,为什么要这样,明知道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为什么你告诉我只要坚持就没有过不去的砍,过程越艰难,我们的结果才会越甜美!

    真的,你说的话,我每句都相

  • 我真的越来越不懂自己了,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厌恶什么,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和自己无关,好像自己永远只是观众,坐在那黑暗的电影院,看别人生活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就算像《戏子》中写到得那样“请不要相信我的眼泪,亦不要为我的哀伤哭泣,在涂满油脂的面容之下,我有的是一颗戏子的心,永远在别

  • 做冰棒吧!

    戏子

    请不要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