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酒店的路上,我们意气风发,身轻如燕,佳句迭出。

    “导游都这套路,怕麻烦,哄人!”“哪有这么厉害嘛,害得我们晚上就躲在酒店刷手机玩儿。”“跑到三千多里外的柬埔寨来玩手机,搞错没有哟?”“注意,回去不能声张,导游也有导游的难处。”“对!导游也不得不如此,理解理解。”云云,不绝于耳。

    接下来几天

  • 吴山

    在山那边

    明月

    挂天外天

    那船

    就要起程

    那风

    绿了江南

    那楼

    依然绰约

    那人

    还在幽怨

    谁知

    情郎悄娶

    蹑手蹑脚

    躲了千年

    多情惹祸

    船动人欢

    浅唱低吟

    浸渍代代

    风叩舷窗

    归心似箭

    感慨至今

    酸了心

  • 第49章 说辞就辞

    听了老太太义愤填膺的呵斥。

    满心高兴的香爸,一时无话可说,不知所措。二个多钟头前,老太太一下楼,香爸抓支拐杖拄着,也跟着出了门。

    叩叩叩!

    不绣钢拐杖头叩在水泥石梯上的响声,惊醒了大屋里打瞌睡的老娘。老母追出:“你上哪儿去?她妈呢?”“下楼买菜,我去帮忙拎拎的呀。

  • 半点钟后,付了8000瑞耳(人民币16元)饭钱,揣着一肚子冰激凌伴饭加啤酒的物理教师,和我们一起小心翼翼的跨过公路,重新回到了灯火通明处。正巧,绵延不断的摊点后面,传来了熟悉的旋律和欢快的节奏,竟然是那些年在中国流行的《成吉思汗》。

    校医怔怔,拍手欢呼:“走,跳舞去也!”

    我也高兴的应答:“

  • 泊船瓜洲

    孤灯颠簸

    缆绳轻晃

    一弯新月

    撑在蒿杆

    照汴水如梦

    梦在瓜洲

    今夜无眠

    人生如船

    风景不断

    希冀无翅

    懒恹飘然

    烟雨红尘

    原皆是缘

    行得累了

    想宽厚怀抱

    漂得久了

    盼开花岸畔

    冷暖自知

    给伊人倾诉

    孤立无助{p

  • 第48章 测试开始

    话说香妈把平板塞进被里,关好立柜门,才拔掉了房门的锁栓。

    咣!轻轻一响,香爸推开了房门:“大天白亮的,拴门干什么?”“你管呢,我愿意。”香妈装得若无其事,可或许是她脸上的愤怒,早被香爸看在眼里?

    香爸探头探脑,忙着四下寻找。

    “平板呢?”“扔了。”香妈明确告诉他:

  • 不一会儿,我们花了4000柬币(时值人民币8块),在一处貌似市中心的地带下车。我们相互紧巴巴的拉着,彼此罗嗦嗦的叮嘱,游弋在林林总总的露天摊点前,穿梭于大大小小的夜宵车间,与黑黝黝衣着朴实的柬埔寨年轻人摩肩接踵,和南腔北调兴高采烈的各国老外们举手嗨呼,真有点即新鲜刺激又何曾相识之感。

    游弋一歇,

  • 罗帕裹了朵花

    金簪步摇帘后

    眸子睁成寂寥

    一眨

    一眨

    一眨

    看孤鹜落下又飞起

    那水 总是悠悠

    人不见

    帆缓过

    芦苇晃

    风唱歌

    动静形色一幅画

    画 是今夜瓜洲

    我乘云彩游弋

    缠绵跌宕旋律

    玉案 烟墨 狼毫

    白袍 方巾 帽红

    犹见长

  • 第47章 有些距离

    可是,白何必须得叫醒她。

    自己出去中饭得在外面吃,找老太太要饭钱。每月的养老金一取回,就全部转给了她,仅留的那五百块零花钱,买买彩票,剪剪头或买点用点什么的,也就荡然无存了。

    如果自己中午在外吃饭,也要自己掏钱,那就更不经用,不能开这个头的。

    “哎哎,我要出去走走

  • 饶是这样,我也了解到了点儿柬埔寨发展的趋势,触摸到了点儿东南亚时事的脉博。

    在我看来,目前的柬埔寨政府,正利用六国会议的召开的大好契机(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2018年1月10日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来自中国,柬埔寨、老挝、泰国、越南、缅甸澜湄六国的领导人,围绕“我们的和平与可持续发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