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平时的习惯。

    上楼后都是老伴儿先进屋,白何稍后进去,以免错开香妈在儿子家拾掇。

    于是,上楼时白何有意拉开距离,吊在老太太后面,慢慢腾腾的数着石梯。走到四楼转角,在堆码得整整齐齐的巨大纸堆前,白何停了下来。

    纸堆利用不大的空间。

    外面用几块空调盒纸板竖起。

    搭成一个仿小屋模样,

  • 山·水·瓷·好风景

    2019年5月6日—8日都江堰·青城山·遂宁游记

    2019年5月6日下午4点过。

    我终于来到了心仪己久的都江堰。

    对于我这个地道的重庆女孩儿,恩泽大众,造福人类鬼斧神工的都江堰,就是一个美丽的童话。知道它是世界文化遗产(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

  • 傍晚的花蕾

    你当然知道

    我在这儿等你

    在这儿

    风雨摇曳寂寞

    漫天飘散花瓣

    不眠的魂灵们

    按着前世位置

    秩序井然

    水波涌天翠蓝

    远山是起伏的心边

    我在斜坡等你

    伴着孤独马蹄莲

    草尖上风花雪月

    总是凹凸鲜活

    一如那些恩怨

    你来的时候

  • 第52章 出乎意外

    白何离开迁脚店后,仍不愿痛快的回到租赁房。

    来到上海三个多月,白天夜晚基本上都是与老伴儿在一起。而自己,却偏偏喜欢独自边想心事儿,边慢腾腾的散步。

    这么一个清凉的中秋之夜。

    又是一个人,何不多走会儿?

    在儿子家,他就瞟到香妈有些神情异常,拉着老伴儿只怕又是要说

  • 遥想当年,红色高棉疯狂暴行,令人发指。

    更印证了不走“殷忧启明,多难兴邦,为民发展,与民兴盛”的康庄大道,不管你自吹多么伟大光荣正确,自擂多么强悍狂妄骄横,与时代潮流逆反,与文明进步为敌,与全人类对抗,只能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灰飞烟灭。

    因此,想想中国改革开放的一路坎坷艰辛,看看时下柬埔寨

  • 伤 夜

    半圆阳台

    半阙月色

    云翼敛在寂静

    做飞的尝试

    树荫小道

    窸窣往事

    落叶飘散

    谁欣赏遥远心田上

    口琴声的优美

    没有星光

    那如许眼睛

    早变成高耸的明暗

    将焦燥不安的灵魂

    津津有味玩弄俯视

    腑下生凉

    单膝酸疼

    以这注定伤感姿势{p

  • 第二天早上,白驹走进开发部,

    正碰到文燕在与小玫瑰,一面亲热的聊着,一面忙忙碌碌。看到白驹平平静静的进来,并绕到自己位子上坐下后,小玫瑰笑嘻嘻的招呼到。

    “你好,同桌!”

    白驹奇怪的看看她:“有事儿?谁是你的同桌?我要成了你的同桌,伊本才女怎么办?”“他呀,正巴心不得离开我的呀。”

  • 主干道上倒也干净

    可那是因为众多尾气,时时刻刻分分秒秒不间断的冲扫之故。

    街边小巷尘土飞扬,拉圾堆积,似乎就从没有人打扫过。转个弯儿,简陋摊位前,拆散的大纸板箱铺在尘土之上,摊主(大多是当地老妇人)带着呀呀学语,手舞足蹈的小孙儿或小孙女儿,席地而坐,迎着满街的尾气和灰尘,安之若素,自得其乐。

  • 多年以后

    牵藤的窗口

    风己不再穿越

    花架上寂寞成灰

    茶杯斜在桌面

    枯锈水迹

    举起手指

    不忍叩击

    猜想那本书

    正翻到那一页

    你我初识的篇章

    月下之吻

    漫长而温馨

    长不大的孩子

    总在心灵顽皮

    隔着咫尺天涯

    伴随烟雨红尘

    我若思绪恍惚{p

  • 第50章 深夜直播

    在咖啡厅,听了一秘儿子急不可待的悬赏。

    白驹当机立断,直截了当的告诉对方:“你找错了人,那人不是我。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我们,”他看看李灵和文燕:“我们还有事儿呢。”

    对方显然不死心,居然打开自己的手机。

    边看边仔仔细细的端详着白驹,然后,巴嗒一声关上手机,说: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