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叩向布达拉

    落日浑圆

    朝霞漫溯

    高举二只白木板

    系上一张羊皮褂

    一步一叩首

    叩向布达拉

    旷野空寂

    大风猛烈

    有吠声响起

    狼群出没山岗

    长路无语盘旋

    寒星冷月枯草

    二步一叩首

    叩向布达拉

    踏着祖先尸骨

    背着后辈向往

    从出生之日

  • 下午4点,白驹在楼下接到了妙香。

    第一次到老公单位作客,妙香做了精心打扮,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一个刚跨出校门的纯情女大学生,可又含着几缕不太深沉的成熟,活泼可爱,又有点冷骄,桀骜不驯。

    白驹对老婆这身穿着,十分欣赏。

    “如果今天你能多听听,少发表高见,就更完美了。”妙香撅起了嘴巴:“拜托,

  • 朝右望望,一片翠绿,涛声阵阵,隐隐约约,如雷贯耳,那便是千年风流,奔腾不息的都江堰了。

    自然,我毫无悬念,急不可待的朝右面奔去。跨过小街空坝,溅起一路水花和善意笑声,我终于站在了朝思暮想的都江堰身边。

    这是一条宽约20米,长约百多米的褐石铺地小巷。

    右边绿荫成林,各种商铺林立,大概是五一

  • 咫尺天涯

    光年距离

    大爱卓现

    勃勃生机

    怒放于阳台

    烂漫出青春

    我常倚栏而靠

    看它锦绣鲜赤

    想那朵儿簇拥

    培育时的艰辛

    我常抱臂久站

    赏它高贵矜持

    猜那花蕊吐香

    引来蜂绕蝶飞

    可我更盼看到

    梦中熟悉的身影

    双眸晶亮

    婀娜秀美

  • 几分钟后,蒋神仙反映的情况汇报,摆在了屈局案头。

    屈局细细读后,凝视着桌上地球仪某个点好一会儿,才抬头扫视着桌前沙发上的领导们:“这正好与我们所期望的结果相符合,说明我们的前期准备工作,是正确的。接下来,”

    他看着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警官。

    浦西区公安公局的谢局长。

    “继续布控!情况只

  • 二人很熟。

    话也投机。

    “对了陈老板,这姑娘是我在车上认识的,”大妈转身对我扬扬下巴:“姑娘挺老实的,你得给人家一个优惠价哟!” 中年女看着我,笑眯眯的点头:“好的,姑娘,这就跟我走吧,包你满意。”

    我虽也点点头。

    却忽然有了些警觉。

    关于独身女在外的种种传说,不由自主的涌上脑海

  • 我真的

    忽然 想

    想起那日车窗上

    搭着的一只胳臂

    弧线优雅

    温柔闲散

    安静水面上

    一只不动的桨

    想起那张水墨画

    二只纷飞的蝶儿

    恣意张扬

    随意铺陈

    丹青妙手

    功夫在画外

    想起 想起

    想起了许许多多

    青春的苍翠

    年轻的坷坎

    没有风

  • 第54章 沦为人质

    话说,妙香把自己辞职的事儿告诉了老妈。

    香妈听了虽然惊愕,可到底心疼独生女儿,即然这样,由她去吧,只是担心亲家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甚至由此而翻脸?

    香妈心里透亮。

    退休教师对自己这个独生女儿,是越来越看不习惯了。

    不过,香妈又想到,看不习惯又怎么样?年轻人都

  • 果然,公交起步不久,伴着陌路风景,那雨便潇潇洒洒的落了下来。都江堰市隶属四川省成都市,位于成都平原西北部,以李冰父子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而得名,被誉为“天府之源”。全市幅员面积1208平方公里,截至2014年,全市常住人口约71.63万人,户籍人口约61.88万人。

    放眼望去。

    道路平坦整洁

  • 就这样

    你就这样站在我面前

    青筋的双手垂挽

    多皱的眼角轻颤

    二粒晶莹的珍珠

    衬着憔悴的脸庞

    仿佛还在教堂

    婚礼的颂唱悄然

    犹如仍在家里

    争嘴后甜蜜停战

    只是你的眼神

    越来越忧郁了啊

    亲爱的

    说过没有我的日子

    你要坚强欢快

    说过远行后的黄昏{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