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 留条尾巴

    “我今年37了,翻年就38,离40不远了。可我至今仍是个打工崽,失业断炊的达摩克利斯剑,一直在我头顶高悬,我着急的呀。”

    在白驹的印象里,亲和且强势的许部。

    从来没有这么焦虑直白,掏心掏肺的倾述过。

    “我不像你,你才满30,还有一大把青春可以挥霍和等待。这是上海,

  • 谁的夏天

    花如瀑 潺语无痕

    落英缤纷 阳台染成单曲

    六月 眼神迷漓

    手指修长 拨不乱沁凉往事

    瞧漫天流云 袅袅婷婷

    一会儿笑 一会儿呆

    一会儿又恨

    三个字 抹了千次万遍

    凝神窒气 只想听

    熟悉得令人心疼的敲声

    在掉漆的门外 准时响起

    谁的夏天 精彩神奇

  • 看得出,女孩儿对这种临时拼床,也很不习惯。

    散发如黛,倦眼微启。

    几乎是敌视般瞅着我。

    嘴里却连声说“对不起”“谢谢”“麻烦啦”。

    待她安顿停当,聊天之下,才知道女孩儿竟然也是我所在的直辖市市民,而且竟然也与我同区,更神奇的,居然也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

    请了假。

    剪了发。{

  • 第32章 抖出迷底

    本来是相互通报,如何到老妈家吃晚饭?

    却不知不觉间为了买车的钱,小俩口居然产生了误会,这让白驹感到十分郁闷。还是那句话,说起钱,不自然!

    饮食男女,人间烟火。

    同一个屋檐下,嗑嗑碰碰,谁也避免不了谈钱的。因此,为了钱,这世间演艺出了多少悲喜剧?可是,白驹和妙香却有

  • 蝶恋花

    峨黄缀鬓

    浅红束腰

    君不见

    纤手新橙

    丰腴一汪心事

    漫天飞花

    想你时候

    眼前千般风情

    念你名字

    心底万缕图画

    看柳絮如雪

    铺不尽

    长路茫茫

    人影跹蹁

    走了千年

    还没到家

    只为传说

    憔悴无话

    在你出现的地方

    亘古思

  • 长街如绳。

    车轮沙沙。

    从容不迫。

    各行其道,秩序井然,绝无唯恐落后,你争我抢之景;人行道上,行客徐步,简衣朴面,神定气闲,断无匆忙涌挤,烦躁不安之态。

    呃。

    这是什么?

    是什么沾在我鼻翼,落在我鬓发?

    瞧瞧天空,瞬间石化,天啊!无数细微的樱花瓣儿,漫空飞舞,仿若无数长翅

  • 第31章 大红领带

    “现在明白了,我为什么要这么信任阿永了呀?”

    香爸似懂非懂,可不想再和她争论,就所答非所问:“你那老姐的肩周炎,吃了药好点没有呀?”轻易就牵走了她的注意力。“应该好多了,莫忙,我得再往实处擂擂。”

    香妈掏出了手机,刚准备拨打。

    又想起什么,把它递给了香爸:“给白驹

  • 雨霖铃

    短亭更短

    长亭不长

    烟花三月

    长亭更短亭

    遮了一路流芳

    一叶孤舟

    载走

    前情旧事多少

    今夜

    梦中无梦

    遥想骤雨初歇

    耳听杏花潇潇

    可知那颗心

    惬意中

    弯成碧空帆影

    扬了千年

    仍在远航

    自古伤离别

    多情最叹到

    海在

  • 我到过内蒙古的呼和浩特。

    知道那儿就有免费的双列公交车。

    可没听说过,这自行车也有公用的?

    嘿,真是小常熟,大风景,新鲜事儿真是蛮多的。为验证大娘话的真假,我信步走向那一长列,整整齐齐锁在小圆桩上的橙色自行车。

    果然。

    每辆自行车的车身。

    都印着“常熟市公用自行车”字样,醒目

  • 第30章 谁对谁错

    话说那天,受了香妈的委托。

    大约十点过,阿永拎着方便袋,叩响了香妈房门。因为香妈走之前打过招呼,所以老奶奶就慢腾腾的开了门,还冲着阿永慈祥的笑笑。

    “来了呀?辛苦你了哦。”

    “奶奶好。”

    剖鱼小工恭敬的问好,进屋后又顺手关上,还给木门插上了门栓。听到进屋的响声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