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十分钟后

    从部长办出来,白驹先踱到洗手间。

    在里洗洗双手又磨蹭一会儿,才甩着二手水珠出来,朝自己座位走去。不用回头,他知道许部阴侧侧的目光,一直在紧盯着自己的背脊。

    路过伊本才女的座位,白驹仿佛无意间对他笑笑。

    “忙呀?”“忙,忙着侃大山。”软件工程师的嗓门儿有点尖尖的,颇

  • 那日云低

    伞撑在天外

    面若桃红

    青衣白衫

    一个精巧偶然

    邂逅绯恻缠绵

    杜撰消魂

    构思浪漫

    传奇的天空

    虹雨纷飞

    紫霞满天

    连雪也闻香起舞

    至今

    犹横半阙冷残

    淡月如勾

    湖柔柳黛

    清波涌处

    犹聆呼唤

    漫天回荡

    愁肠寸断

  • 皇宫占地不大,几幢柬埔寨特色宫殿,瑞庄简洁,树木环绕,视野开阔。望出去,犹闻大街上的沸沸扬扬,市井与皇室,一墙之隔,算是柬埔寨特色之一。回首看,树木葱郁,绿黛参天,鸟语花香,凝碧滴翠。

    不帅的帅阿财告之

    现今的国王,在中国路人皆知,耳熟能详的西哈努克亲王长子西哈莫尼和母亲莫尼克公主,还有皇室

  • 第37章 凌晨惊魂

    “你今天上午不是到淮海中路看了吗?买什么车需要40万?”

    香爸不解的看着老太太:“白驹要一步到位,买奥迪V8呀?”他眨眨眼,很有些担心:“这孩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哪有一刚开车就买豪车的?你手连方向盘都没摸熟嘛,如果有个什么意外,岂不,”

    大约是自己也觉得不吉利。

  • 乌衣巷

    衰草翠绿

    颓墙盎然

    星缠竹影

    月洒瘦砖

    心随风起起落落

    看衣襟潇潇洒洒

    听步履散散漫漫

    从巷头到巷尾

    响得正欢

    峨冠博带的夕阳

    仍斜在巷口

    鹤发童颜的朱雀桥

    野草花仍盛开

    只是进巷的人儿

    煦煦攘攘

    变了衣衫

    换了容颜

  • 柬埔寨全名柬埔寨王国(Kingdom of Cambodia),通称柬埔寨,旧称高棉,位于中南半岛,西部及西北部与泰国接壤,东北部与老挝交界,东部及东南部与越南毗邻,南部则面向暹罗湾。柬埔寨领土为碟状盆地,三面被丘陵与山脉环绕,中部为广阔而富庶的平原,占全国面积四分之三以上。

    境内,有湄公河和东

  • 第36章 散步小曲

    话说在香妈陪同下。

    香爸受伤后第一次下床散步,老俩口沿着美食街慢腾腾的走着,走着,香爸偶然一侧头,笑到:“那不是小香吗?怎么给系上红领带了呀?”

    果然,明亮的玻璃窗里。

    不论春夏秋冬,整个身子总是被一张超大黑塑围腰罩着,双手戴着过肘黑长塑手套,足蹬黑长塑桶靴的鱼档

  • 画舫轻摇

    高挑红笼

    裙钗莲步

    含羞粉黛

    一条河

    奢华烟云

    到今天

    仍引得

    蝶扑蜂旋

    河仍是这河

    岸还是那岸

    夜夜霓虹闪亮

    日日笙歌宛转

    唯有商女商女

    羽化不再归来

    留下怀想感概

    和无数收费牌

    酒旗风抚

    龙跃碧潭

    垂柳婆娑{p

  • 可人要学会自觉,自足,救人于水火之中,对不?

    于是,我成为了胖女导的助手和拼伴。直到飞机在柬埔寨首都金边机场降落后,胖女导才笑眯眯的告诉我,原来在我之前还有一个捡漏的补位者,一个满脸胡须的大老爷们儿。考虑到此团的特殊性和自己的需要,她硬生生把五大三粗的中年,换成了本姑娘。

    自重庆江北国际机场

  • 第35章 风云骤变

    白何吃饭有特色,因为习惯于熬夜。

    白何一般半夜12点,洗个热水澡上床睡觉,再真真假假的翻腾一番闭上眼睛,早上八点左右醒来,锻炼锻炼,开始打扫做清洁。

    有洁癖的白何,一直保持着这良好习惯。

    然后在9点过左右吃早饭,下午四点左右吃中饭,实际上也就是中晚餐一起吃了。到了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