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分钟后,蒋神仙反映的情况汇报,摆在了屈局案头。

    屈局细细读后,凝视着桌上地球仪某个点好一会儿,才抬头扫视着桌前沙发上的领导们:“这正好与我们所期望的结果相符合,说明我们的前期准备工作,是正确的。接下来,”

    他看着一个神采奕奕的中年警官。

    浦西区公安公局的谢局长。

    “继续布控!情况只

  • 二人很熟。

    话也投机。

    “对了陈老板,这姑娘是我在车上认识的,”大妈转身对我扬扬下巴:“姑娘挺老实的,你得给人家一个优惠价哟!” 中年女看着我,笑眯眯的点头:“好的,姑娘,这就跟我走吧,包你满意。”

    我虽也点点头。

    却忽然有了些警觉。

    关于独身女在外的种种传说,不由自主的涌上脑海

  • 我真的

    忽然 想

    想起那日车窗上

    搭着的一只胳臂

    弧线优雅

    温柔闲散

    安静水面上

    一只不动的桨

    想起那张水墨画

    二只纷飞的蝶儿

    恣意张扬

    随意铺陈

    丹青妙手

    功夫在画外

    想起 想起

    想起了许许多多

    青春的苍翠

    年轻的坷坎

    没有风

  • 第54章 沦为人质

    话说,妙香把自己辞职的事儿告诉了老妈。

    香妈听了虽然惊愕,可到底心疼独生女儿,即然这样,由她去吧,只是担心亲家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甚至由此而翻脸?

    香妈心里透亮。

    退休教师对自己这个独生女儿,是越来越看不习惯了。

    不过,香妈又想到,看不习惯又怎么样?年轻人都

  • 果然,公交起步不久,伴着陌路风景,那雨便潇潇洒洒的落了下来。都江堰市隶属四川省成都市,位于成都平原西北部,以李冰父子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而得名,被誉为“天府之源”。全市幅员面积1208平方公里,截至2014年,全市常住人口约71.63万人,户籍人口约61.88万人。

    放眼望去。

    道路平坦整洁

  • 就这样

    你就这样站在我面前

    青筋的双手垂挽

    多皱的眼角轻颤

    二粒晶莹的珍珠

    衬着憔悴的脸庞

    仿佛还在教堂

    婚礼的颂唱悄然

    犹如仍在家里

    争嘴后甜蜜停战

    只是你的眼神

    越来越忧郁了啊

    亲爱的

    说过没有我的日子

    你要坚强欢快

    说过远行后的黄昏{

  • 按照平时的习惯。

    上楼后都是老伴儿先进屋,白何稍后进去,以免错开香妈在儿子家拾掇。

    于是,上楼时白何有意拉开距离,吊在老太太后面,慢慢腾腾的数着石梯。走到四楼转角,在堆码得整整齐齐的巨大纸堆前,白何停了下来。

    纸堆利用不大的空间。

    外面用几块空调盒纸板竖起。

    搭成一个仿小屋模样,

  • 山·水·瓷·好风景

    2019年5月6日—8日都江堰·青城山·遂宁游记

    2019年5月6日下午4点过。

    我终于来到了心仪己久的都江堰。

    对于我这个地道的重庆女孩儿,恩泽大众,造福人类鬼斧神工的都江堰,就是一个美丽的童话。知道它是世界文化遗产(2000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

  • 傍晚的花蕾

    你当然知道

    我在这儿等你

    在这儿

    风雨摇曳寂寞

    漫天飘散花瓣

    不眠的魂灵们

    按着前世位置

    秩序井然

    水波涌天翠蓝

    远山是起伏的心边

    我在斜坡等你

    伴着孤独马蹄莲

    草尖上风花雪月

    总是凹凸鲜活

    一如那些恩怨

    你来的时候

  • 第52章 出乎意外

    白何离开迁脚店后,仍不愿痛快的回到租赁房。

    来到上海三个多月,白天夜晚基本上都是与老伴儿在一起。而自己,却偏偏喜欢独自边想心事儿,边慢腾腾的散步。

    这么一个清凉的中秋之夜。

    又是一个人,何不多走会儿?

    在儿子家,他就瞟到香妈有些神情异常,拉着老伴儿只怕又是要说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