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月满西楼,却见天边圆月,不见西楼主人。

    西楼是古祠堂的厢房,曾住着一位古姓老奶奶,七十岁了,她没什么亲戚,守着二亩田维持生活。好在有个好手艺——做寿衣,糊灵屋,所以日子也勉强过得下去。

    她逢人就说,她有个女儿叫秀秀,去了南洋

  • 六月的江南赤日炎炎。

    曾先顾不上午休,一点钟就来到办公室,他要把王局长上午在城关中学的讲话整理出来,作为文件下发给全县各个学校。

    三点左右,讲话稿整理完毕。他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翘着二郎腿,舒心地歪靠在藤椅上。也许是绞尽脑汁累

  • 生在平原,过惯了平铺直叙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登了一趟山,使我眼界大开。

    那日清晨,清风拂面,气候宜人。在朋友的陪同下,我们去攀登长江南岸的一座山——叶山。

    钟灵毓秀的叶山,座落在安徽省铜陵县钟鸣镇境内。别看它海拔高度不到五百米,可它却是那里最高的山了。

    来到山脚下,抬眼望去,仿佛仙境

  • 我与妻子兰是本世纪第一个元旦举行婚礼的。当时家里穷,给她买了条假项链。她很生气,婚后第二天,就把那条项链藏起来了。我当即承诺:一年之内一定买一条真项链给她!

    后来妻子生产了,为妻子的身体和孩子的奶粉,我只好拿出了买项链的钱。

  • 被岁月采撷着,却疏漏了一粒种子,逃进了我记忆的土壤里,开出了一朵淡淡的白花,那便是日暮的炊烟。

    一日黄昏,我有幸去了一趟乡下,不经意间望见了久违的的炊烟。不知是什么缘故,我的脑海里霎时便浮现出了儿时故乡的情景,依稀遥望见了故乡的炊烟。

  • 那日周末,我甩了西服,解了领带,换上猎装,妻子也穿上了牛仔,便和着春风,借着明媚,骑上摩托,以一串鲜活的韵脚织成一章诗画般的湖滨之旅。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驶,我们来到了一个名叫草湖的湖边。这只湖面积不大,半依小山,有近千平方米的水域。湖滩的地方较为平坦,小萆野蔬遍地都是,星星点点野花点缀其中,在

  • 是谁红了我的眼?

    望着那满天的晚霞,我的眼眶红了。是晚霞映红了我的脸?是那记忆里枫叶红了思念?

    心是遥远的牵挂。

    绯红的晚霞好像是被谁掠去了,不再耀人眼目,而显得十分柔和和明亮。她远在那天边,著

  • 趁着“十一”长假,和着金风,和妻子完成了一趟久违的榕城之旅。

    说是旅游,其实是看望在榕城工作的儿子。儿子五年前考入了榕城大学,当时我们并没有送他。毕业后,我们要求他回故乡工作,但由于他的坚持,还是留在了榕城。每年寒暑两假儿子都回家与我们团聚。今年因为工作了,没了暑假,也就没回了。我们总觉得缺了点

  • 那年,举网上下大兴“农场”,悠闲的我也加入了这支浩浩荡荡的“垦荒”大军。

  • 从写字楼驱车回家,望着四周的万家灯火,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妻子兰大学时的音容笑貌,仿佛又看见了大学寝室远处的那盏灯······

    那还是十年前的事了。

    大四下学期,兄弟们忙着找工作去了。我还在为找工作和考研拿不定不定主意。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