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天是飘舞的雪花,把大地装扮的粉妆玉砌,冬天是结冰的小河,任孩子们在河面上自由的嬉戏玩耍,是从水缸里捞上来,嚼在嘴里嘎嘎作响的冰,冬天是捉到麻雀时孩子满脸的欢笑,是新娘子洁白的婚纱、害羞的脸庞、是新郎胸前的鲜花、笑得的合不拢的嘴……北国的冬天是个闲暇的季节,也是年青姑娘小伙们谈情说爱、谈婚

  • 狂风摇曳着光秃秃的树枝呻吟,枯萎的落叶跳跃着、奔跑着,太阳慵懒的躲在云后,眯着睡不醒的眼眸,斜视着这世间的荒凉,没有一丝挽救的意愿,没完工的高楼,骷髅般的瞪着街上稀疏的行人,豪华的公交车上,奔跑着司机的孤身赤影,这样的天气叫人寒冷,这样的景色叫人凄凉,这样的时光叫人心伤。

  • 茫茫人世间,给自己一扇窗,让喜欢的好友看到自己,把不喜欢的,有恶意的同志,关在窗外,于志同道合的朋友畅所欲言,把酒高歌,互通有无,谈论生活,谈论梦想,欣赏生活的美好,感悟人生的快乐。叫那些低级下流的、不堪入目、令人唾弃东西与自己隔离,把那些阴晦、诡异、低俗的空气拒之千里之外。叫自己脆弱的心,不受

  •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也许我是佛前的一片荷叶,受佛的点化,今生投胎转世,只为能与你牵手,续写上世的姻缘。

    <一>撒一把多情的种子,萌动于孟春

    童稚的我,早恋在孟春的季节,崇拜你博大精深的魂魄,爱恋你美轮美奂

  • 已是冬至时节,太阳时而躲在云后,时而斜斜的瞟着大地上,庸懒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个体弱的老人,有气无力的呻吟着。河流拥着一颗被寒风伤透的心,凝重着,沉默着,冰封的脸上,满是尘土,像个懒汉邋遢的容颜。垂柳树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像个神话里的魔鬼,披散着一头蓬乱的长发,稀疏的发丝下,再也藏不住她狰狞的

  • 繁杂的生活,疲惫了我的身体;人性贪婪的欲望,悲凉了我的内心;冷漠的现实,寂寞了我的情愫,冷酷的风气,冰封了我的情感;我不再留恋那份美丽,我也不再对现实充满幻想。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望天。

    寒夜,走在漆黑的小路上,望着天上的星星,一种心伤在悲凉的寒风里流淌。好寂

  • 已是众芳摇落、草木干枯,白雪飘飞、滴水成冰的大雪节气,在我薄凉的空间里,依旧盛开着一盆黄色的菊花,总以为她会伴着雪花凋零,可是她现在依然枝叶碧绿,盈盈欲滴,花丝艳丽,清香四溢。

    修长的花瓣,根根如丝向内卷抱着,如一只只高擎的手掌,欲握住流失的时光,抓住黑夜的灵魂

  • 为了摆脱寂寞,来到这花花世界,谁知这世界比以前的寂寞还要寂寞,也许这是我的性格决定了这一切,但我依旧喜欢月下独酌,醉酒当歌。

    请原谅我的孤僻,请原谅我的静默。请原谅这个爱以静修身养性的我,我不愿与灯红酒绿下沉醉,更不愿听那躁动的音乐,我只想守着那静谧的荷塘,用心

  • 四十岁的男人是印痕初上而更成熟的那张脸,是青丝中略见的那根根银发,是夏季里叶下那串串丰腴的果实,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智慧,是一年中开的最鲜艳的月季花。

    四十岁的男人少了几分的轻狂,不在鲁莽,多了几分的成熟,不再是一猛就干的懵懂少年,因为

  • 清早天冷的要命,刚来到我的修理部,有个三十多岁,身高一米八左右的青年男子,来我这里求救,‘师傅,我的轮胎爆了,给我补胎’

    我向外看了看,没看到车,‘你的车呢’

    ‘在南边,离着五百多米’

    我说‘你

  • 上一页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