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成蹊里的乌托邦

发布时间:2013-01-29 06:32 阅读量:452 日记本:《个人日记》

本想用一个看上去文艺点的标题,但一动笔却写下了“桃成蹊”。桃成蹊是什么?呵呵 ,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是作者笔下一个很令我向往的地方,一个集书店,咖啡厅,网吧三者的地方,闲暇时可以去看看书,坐下来慢慢品味咖啡的香郁,或者网上畅游一番,多惬意呀!

我已经宅在宿舍两天了,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我是闲不住的,你们都知道。可是座寂寞的城市狠狠地改变了我。我是属于仙人掌科的,生命力顽强,丢哪都能活,我总是这样说!朋友都说我很勇敢,一个人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殊不知要是有选择谁愿意离开朋友离开家一个人孤零零的?虽然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在黑夜里写下白天不曾有的淡淡忧伤。

我真的已经习惯!不知从何时起 ,我喜欢上了他,或许就是从一个人的时候开始的吧。不,或许不是喜欢他,而仅仅是喜欢他笔下的文字而已。读到“我是一个在感到寂寞了就会仰望天空的孩子,望着那个太阳,望着那个月亮,望到脖子酸痛,望到眼中噙满泪水,真的,好孩子不说假话……” 于是我也学着作者在黑夜里做一个仰望星空的孩子,噙满泪水不假,可是孤寂之感却越发浓烈,我暗想:你这个骗子,坏孩子!或许在大多数朋友眼中,我是一个活的洒脱没有忧伤的人,可以做到想去哪就拿着背包去旅行的那种洒脱,他们只是看到我明朗的一面,当然我也希望自己明朗的一面被人看到,毕竟快乐是可以分享的东西,而忧伤则不行。

忧伤是镶嵌在心里不可名状的灼热,不可言说。能说出来的就不叫忧伤了。青春是道明媚的忧伤!这句话我一直很喜欢。没有欢笑的青春不完整,没有眼泪的青春是一种缺憾。我很感谢黑夜赋予我的灵感,让我可以用文字沉淀下哪怕一丝一毫的感动。或许我写的这些会被很多人嗤之以鼻,我不管,这一刻,我只为自己而写。我只知道余华曾说过:好的作品写的永远都是作者的心。写作,是一种暗无天日的慢性自杀,杜拉斯如是说。好吧,我承认我现在是在慢性自杀。尽管这称之不上写作。

因为我发现这一刻我的手停不下来,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愉悦。就像不断在追逐什么似的。

读到“木棉天堂”这里,我又想起了很多,想起我曾在一中后山写的那篇短文,关于木棉花的,“木棉花的性格是刚烈的,在枝头时如骄阳似火,当无法再停留在枝头时便选择落地,重重的落地,惊醒在树阴下贪睡的我……” 其实至今我也未曾见过木棉花,也忘了当时为何这么写。

写到这里我的思绪万千。很凌乱!不知道该如何写,我是个不管写什么都可以牵涉到我的私人感情的人,以至于我曾想写一篇微小说来着,写着写着便写成了自传,结果以失败草草收场。

如今,在这座孤单的城市,在这孤寂的黑夜,我想起了你___萧筱。是你陪我走过了浪漫如歌的大一,我们一起走过了很多,一起去湘江戏水,看见别人在哪拍婚纱照,我们会在一旁傻傻的站着,沉默!我知道你一定在想:未来你一定要和那个谁一起拍比这还漂亮的婚纱照。正如你这样想我一般。很多时候我们总能猜到对方的想法,只是心照不宣。

在大学的一年我似乎总是风风火火的(朋友这么说),但是只有你知道真实的我,只有你见过我脆弱的模样,为我拭去眼角的泪水,告诉我要坚强,正如,也只有我见过你垂泪的脸庞一样,可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你,在我眼里你比我更坚强,我只能陪着你一起难过,像爷们一样给你肩膀依靠。或许,我们都不坚强。“越是坚硬的外壳下,越是藏在柔软的躯体”,忘了这是谁说过的话了。

我的妞儿,对不起,去年在湘江边的承诺,我食言了,可是他就这么不期而至了。但是,不管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文/*曦颜*

桃成蹊里的乌托邦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