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牡丹

发布时间:2011-04-19 12:00 阅读量:1800 日记本:《个人日记》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雕梁画栋间,一抹长虹落日,暮色钟声落梨花。牡丹花开正富贵,着手点来即成春。汤汤洛水河畔,只愿曲岸持觞,垂杨系马,做一个且行且吟的诗人,将心事收录于一卷墨气淋漓的书画。漫步国花园,碧瓦飞甍燕斜去,落红窗前但敲门。却犹如骤然跌落在斑驳旧事里,寂寞宫闱花开无主,汉家陵阙泣西风,斜阳芳草里,有文人悲凉的感叹,商女痴怨的低唱,沙弥似有似无的苦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未央柳色浓,让人在残缺的记忆里猛然揪痛了历史映在铜镜里花白的发丝,我会依稀看到那幅长卷里贵妃醉酒的雍容娇羞,看到李太白舞剑斗酒的才情,刘禹锡于牡丹国色天香的陶醉,杨万里一夜看花不须归的痴情,还有白居易绵绵长恨,在落花流水里成了千古绝唱。一园华贵牡丹开,犹似当年霓裳羽衣,月明林下美人来。

牡丹薄瓣纱衣,翩若仙子入凡尘。姚黄魏紫,一任群芳妒。牡丹花开,从容华贵,气质天成,如洛神出水,一顾倾城,一瞥惊鸿,让人不禁想起《诗经》里“月出皎兮,佼人僚兮”的绝美句子来。桃花之美,美在长向东风半飘零;杏花之美,美在春雨尽湿衫;梨花之美,美在掩照明月千树雪;荷花之美,美在十里莲子可泛舟;然则牡丹之美,不仅仅只是一种情致美,入画美,更是一种气度上仁和宽博的美,气质上优雅不失高贵的美。游人赏牡丹,多想折枝把弄,实在过于浅薄了。真正惜花爱花之人,正如周敦颐所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真正的美是不容轻薄的。

千年洛阳城,不是几卷竹简所能够承载的。牡丹芳华尤物,亦不是水墨丹青所能够完全表达的。透过茫茫历史尘埃,自古帝王州,千年繁华一场梦。徘徊于深院长廊之际,想想昨是今非,不觉令人凄然而笑。

赏花归来,与友人推杯换盏之际,唏嘘年华里一些旧事。昏灯乱影中,拟把轻狂图一醉,醉卧花丛,醉指江山,醉在太多的写意的诗词书画里。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刘禹锡

洛阳牡丹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