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红尘,谁能解花语

着墨 | 楼主 |2013-04-17 15:05:16 共有0个回复 5484次阅读

都说滴水可以穿石,只是有多少人,可以等待得起这个漫长的过程?过眼云烟的情感,渐行渐远的繁华,就像花儿留不住春天,阳光留不住白雪。执笔流年,谁又懂得花的心语?

一【汉宫怨】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如明月。出入君怀袖,

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置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汉班婕妤《怨歌行》

泡一杯茉莉花茶,不饮,静静感受茉莉花朵在杯中氤氲着雾气。忆起那个汉代女辞赋家班婕妤,仿佛在隔帘听雨,一声声从瓦檐滴落,溅在光滑的石头上,点点滴滴在缓缓诉说,一代才女在深宫中那段不可挽回的情事。

齐国新织的白素绢,鲜亮光洁如雪。裁剪下一段,做成一把绘有合欢图案的双面团扇。这美轮美奂的扇子啊,就如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闪耀着迷人的光华。卿本名门之女,品貌端庄多才情,你为何要把这团扇绘有合欢?你心中是否在渴望能与君长相厮守,如星伴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炎炎夏日,主人时常将团扇藏怀于袖中,轻轻摇动,便凉风习习,深得主人喜爱。然而,当秋天来临时,秋风送爽,主人就会将它弃置于竹箱里,从此忘却往日的恩义。卿的品貌才情,慕得君王羡,恩泽绵绵。你自幼饱读诗书,尤通史学,怎能不知,自古帝王恩泽有时尽的道理?终有一日,君王重色轻才,新宠赵氏姐妹,后宫的倾轧、排挤、陷害迫使你退居长信宫侍奉太后。

春,太短暂了,卿还未来得及吐露芳华,就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只落得一片残红,点点胭脂泪。从此,卿只能在黄昏中,独自斜倚栏杆,望断未央宫。未央宫歌舞升平,伴得卿一身孑然,就连那未央宫飞出的乌鸦都沐浴着君王的光辉!卿只能,一个人,一青灯,一支笔,一伤心,在清冷的月下,抒写流年里伤痛的一剪记忆。

那秋日情劫,就像一把经霜的利剑,将班婕妤这朵正值芳华的女人花任意摧残,逼她仓促地走完人生逼仄的甬道。

二【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宋陆游《钗头凤》

总喜欢在闲寂时翻阅别人的故事,沉浸在故事里,悲伤着别人的悲伤,感动于别人的感动。这一切,皆缘于背后那些感人肺腑的情事,这些情,可以给流逝的岁月添上清新的新绿,可以给凉薄的人生添上温暖的烟火。

苏曼殊一句“恨不逢时未剃时”打动了多少人的心?仓央嘉措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断了多少人的柔肠?陆游一阕《钗头凤》,千古痛了多少人的肝肠!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陆游娶唐婉,次年逐之。很短的一段情,却彼此牵挂了一生。不能相濡以沫到老,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一往情深如烟花般瞬间最美丽的剪影,那段无法挽回的情事,牵绊绚烂了她的一生。

几十年后故地重游,她依旧翩若惊鸿,依旧如锦瑟年华。繁华春景,怎奈一阵刬地东风起,吹落一片桃红纷纷。道不尽的几年离索,一杯愁绪,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泪水湿透红鲛绡,经年里,纵有多少良辰美景与谁说?多想再次执子之手,然今已非昨。莫、莫、莫!

她为他送来琼浆美酒,共叙离情。她是否在追忆曾经的温馨?缘分浅薄,当年山盟还在,却如何笺得重重心事?李清照尚可“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唐婉是望断天涯,也不见飞鸿,如何寄得锦书?古人尚可红鲤寄书,陆游是察尽河川,也寻不得锦鲤,如何能尺素托双鱼?错、错、错!

回首前尘,一生已错太多!

三【春怨】

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

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

——唐金昌绪《春怨》

浮萍聚散,如花开花落。红尘凡夫俗子,在最深的尘世里相逢、相知、相爱,但终究免不了相离。直到有一天,时光长出了新绿,青春却悄然老去。

黄莺儿一早就在枝头呢喃鸣叫,那个着急败坏的女子,顾不得聆听那莺歌流转,手执竹竿敲打树枝,惊飞那正欢愉的黄莺儿。如此良辰美景,怎么就无情绪?原来昨夜她又挑尽灯花,孤灯伴影独寒衾。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原来那个心上人远在辽西戍守边关啊!辽西路远,道路阻塞,不知他何时才能回家乡?眉敛,月将沉,迷蒙中似乎看见了他熟悉的身影,正待与君共剪西窗烛时,那恼人的黄莺儿,一鸣惊醒黄粱梦中人。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斯人啊,你可知,纵是望穿秋水,望断天涯归路,也不见君归来。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何为深情?就是每一次回眸往事,都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痴情,注定与寂寞、凉薄为伴!

千年来,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人间情爱离了聚,聚了散。任何的深情,都会惊动光阴。有些人,相隔千年,仍可推心置腹,醉卧红尘,谁能解花语?

2013.4.16

标题:醉卧红尘,谁能解花语
网址:http://u.sanwen.net/subject/1014381.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