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着墨 | 楼主 |2012-12-27 15:25:41 共有0个回复 667次阅读

皋城,雪雨飘飘,不经意间地面已白茫茫一片,糟糕的天气里面,路上行人越显得稀少。

陈元披着一件黑色的大衣慢慢地走着,他的每一步都显得那么的沉稳,似乎想从脚与雪之间产生的咯吱声中寻找着什么,只可惜雪的厚度太小。

“先生,要人陪吗?”女人甜甜当中夹杂着颤动的声音

“先生……”陈元似乎并没有听到那声音,两手抖抖了脖间的雨雪正要穿过这位被遮了只剩两眼的女人

“你在喊我?”

“恩,你要人陪吗?”女人依然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话。“哦”陈元并没和她多说什么就朝前继续走去了,女人显得很失望,嘴里不知在嘀咕着什么,不久人影就不见了。陈元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雪也渐渐飘的大起来。

“老板,要人陪吗?”一位少女突然站在了陈元的面前,粉红的外套外加不怎么高的黑色高跟鞋显得尤为妖娆,但仔仔细细打量完后又显得格格不入。少女也就高中的模样。

“是和我说话吗?”陈元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少女莫名其妙地朝四周看了看除了陈元似乎并无第二人。少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是在和他说话

陈元仔细打量完少女后,半玩笑地说了句“我们就在这雨雪天里面站着吗?”少女正要说话的时候,“你跟我来吧”陈元说着就朝一个小巷子里面走了去。几分钟后,他和她在一家宾馆开了房间,少女呆呆地坐在床上,陈元点起了烟看着外面不知又在思量着什么。

“你干这个多久了?”没多久陈元问起了少女的话,可头并没转过来,依然望着外面。

“我……我没多久”少女结巴的话反而令陈元的心一松,看来这位女子踏入这个圈子并不久,他或许是她的第一个客人。

“你为什么干这个?看你年龄并不大”

没过多久陈元就得到了他所需要的答案,少女今年高一,由于家中母亲得了罕见的一种怪病,手续费用就得几十万,而且术后的疗养费更是一大笔数目。她父亲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就黯然离开了她们。少女本打算向社会求助,不经意间在《社会与法》栏目中看到了一期与扫黄有关的节目,顿时觉得那样的途径来钱更快,虽有风险但自己小心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久她就在网络中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团伙。

“你真傻,你一旦被抓想过你母亲吗?”在少女说完自己的一些事后,不由得啜泣起来,最后也不知她嘴里在说些什么。

“这些你拿着,你走吧”陈元拿出了身上仅有的两千元现金后又选择了望向外面,他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将要落魄的少女。看着这个少女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那与面前女孩同岭的女儿,一个为了救母而舍身玩火,一个为了寻找刺激同样玩火,可这火终究什么时候是个头?

“谢谢您”少女噗通一声就朝陈元跪了下去,啜泣声依然存在,陈元并没有回头。不久少女就黯然离开了。

第二天,陈元在少女所在学校门口呆了将近整整一天,在傍晚的时候才看见少女从学校里面出来,身上的着装俨然换成了学校的校服,头发簪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一个朴实的农家女孩,若不是仔细打量还真难和昨晚相比。

“叔叔,你在等我?”

“恩”陈元只简单回了一句,就把她带到了一家排挡。

在少女的配合下,警察局在几天后就破获了一起团伙嫖娼案。在团伙头目那里搜出了一本花名册,都是他旗下的小姐。在警察审讯室里,陈元穿着一身警服,看着面前几十人的花名册,平均年龄也就只有17岁,而大多是在校学生。在他审讯面前这位头目时,一个豁然一目的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陈云敏

标题:无题
网址:http://u.sanwen.net/subject/1010300.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