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里的牵挂,关于牵挂的作文600字

着墨 | 楼主 |2012-11-10 11:09:33 共有2个回复 1073次阅读

父亲病故了。

当我从北京赶到很远的家里,我才敢相信这是真的。妹妹在村口的大槐树下等我,她没有哭,只是倔强的歪着头。

到了家里,父亲在床上躺着,父亲那张历经沧桑的脸庞,皱纹已经很多了,深深的凹下去的眼睛,连鼻子也失去了光泽,父亲那染了不知多少次的头发,也挡不住岁月的痕迹,父亲真的老了!

妈妈在我刚刚懂事的时去世了,我还记得妈妈去世时,父亲对我和妹妹说:"宇儿,乡儿,不要哭,妈妈走了,我抚养你们长大。"整整一天,爸爸都在对我和妹妹说同一句话,呆呆的,像丢了魂一般,任我们哭泣。

回过神来,妹妹在那儿抽噎着。我拍了拍妹妹,妹妹一边抽泣一边说:"哥,你看,"妹妹把被子掀了起来。爸爸的脚!

"哥,你知道吗?信上的地址距离这儿有二三十里,都是山路,爸隔几天便去一次,家里的农作物都快荒废了,爸爸每天魂不守舍,都是因为你……"

……

去年暑假,得知我考上大学之后,家里很高兴,林家出了人才啊,况且是村里第一位状元啊,可钱毕竟是个问题,后来,村主任拿着一沓钱去了我家,一万多,村主任说:"林宇,你是咱们的希望,你考上了大学,毕业了,报效国家,只是不要忘了村子,让村子走出去,啊?"

"嗯!"

想到这儿,林宇已泪流满面,是啊,林宇,村子的希望。

可是,这个文笔好的状元郎,竟没有写过一封信给家里,道平安。中途,回家过年,父亲提起时,我只是不耐烦的说了声:"这里又没邮箱,怎么寄?"便有投入那优美的诗歌创作中去了,

父亲沉默了会,又问"多少钱?"

"这又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后来,父亲才知道了关于邮箱的问题。

又后来,在大学的我收到了一封信,信很厚,拆开一看,一沓信封,30张,有一张纸信:

我儿,寄出的信纸上有地址,我每一张都叫你妹妹写了,请每隔几天便寄一张。

另外,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已把家里那头老母猪卖了,一千八百元,全寄给你,好好读书。

2010年3月10日

我开始隔几天寄一份,后来便厌烦了,叫同学从网上下载了好多家书,打印成信,装进了信封里,隔几天寄一份……

当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已被巨大的愧疚之情包围了。我又仔细端详父亲的脚,那是一双质朴的农民的脚,不大的脚上挤满了水泡,一层层的灰尘,展现着它的沧桑。

村里的规矩,人去世之后,身上一定要清理干净,我端来一盆水,把父亲的脚放进了热水中,给他洗脚。洗去了灰尘的脚展露的并不是一双怎样的脚,而是一双布满老茧的脚。

在父亲的墓前,我对妹妹说:"妹妹,你安心读书,我在外面边上学边打工,供你上学,不要辜负爸的希望,以后我每过几天就往回寄一份信,你看完了,就在爸墓前烧了,让爸也知道,啊?"

"嗯!"

我和妹妹在墓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标题:邮箱里的牵挂,关于牵挂的作文600字
网址:http://u.sanwen.net/subject/1000475.html
沙发回目录

牵挂

着墨 | 2012-11-10 11:10

牵挂是一种情怀,有如瓜豆的藤蔓缠绕竹竿或篱笆;牵挂是一种思念,有如高飘得风筝挣不脱细长的线绳;牵挂是一种情愫,有如尚未寄出的一页信笺。

牵挂也是一种宿命,就像你和我。

十八年前,原因种种导致我尚未断奶就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一直到上小学之前,我都只觉得你只是和姨妈她们一样的亲人,只是称呼是“妈妈”。

在那些年里,你也总是隔几天就会来看我,但总是匆匆就走。

外公外婆也会送我回家小住,可是每次都是浑身伤的被外公外婆接回去。

每次挨打你都站在我身边,倔强的我从来不向你求助,可是你总是会护着我,然后,我们一起受伤。

风雨过后,你抱着我,看着我流泪。而我并不排斥你的怀抱,只因为似懂非懂的我对你又一种说不清道不名的感情。

十八年后,我在外上学,很少回到那个让我受伤的家。

这些年里。不变的风吹雨打,不变的恐慌害怕,不变的倔强不低头,不变的还有你看着我的眼神。

习惯了每一次的风吹雨打,习惯了每一次的恐慌害怕,因为你的眼神像北大西洋的暖流温暖我的心房。

可是、那眼神也让我不懂,我害怕那美丽的明眸中会溢出洁白的液体。

也许,以前我不懂;也许现在也不懂。

然而,你的眼神,我懂!

你来外公家看我时,那是开心,可是你离开时,那是牵挂!

我被送回家时,那是欣喜,可我离开时,那是牵挂!

我从学校回来时,那是开心。可我回学校时,那是牵挂!

可是,你知道吗?

当回家的汽车从以前驶过时,我多想它把我的牵挂带到你身边!

沙发回目录

深深的牵挂

着墨 | 2012-11-10 11:10

翻开了那本厚重的相册,一个个身影映入眼帘,脑海里仿佛在放映一部回忆的电影。然而,我的思绪却定格在一位白发苍苍,脸上布满皱纹但笑容依然灿烂的老人身上——外婆,我的好外婆。

小时候,爸爸妈妈在常熟工作,把外婆留在遥远的南京,只有在每年国庆七天长假才回到南京探望外婆。记得第一次从常熟回到南京,与婴儿时记忆相比,对外婆的印象早已模糊,怕生的我见到外婆,甚至怯怯地躲在妈妈身后,直到妈妈硬是把我扯到跟前,让我叫外婆,我才垂着脑袋,小声叫了声“外婆”随即便一溜烟地跑了。偷眼瞅见,外婆是个慈祥的老人,可她的头发一点也不白,皱纹一点也不多,就连背一点也不驼。妈妈说外婆已经年纪大了,不能耍孩子气让外婆多操心。可我觉得外婆真年轻,和蔼的像是一束束春日里的阳光,在人需要温暖时给予力量。

当爸爸妈妈接外婆来新房子时,外婆却走不动那一级级水泥的楼梯,才发现,外婆的步伐已不像当年一样轻快;当几件脏了的衣服被外婆洗好,晾晒,却已过去一个多小时时,才发现,外婆的动作已不像过去那样麻利;当外婆在国庆节就提前给我红包,一双单薄的手压在我的手上,却布满了粗糙的茧结时,才发现,外婆的身体竟如此瘦弱。在我来世的是十四个春秋里,外婆又在无声之中慢慢苍老。

外婆,面对那破旧的房子,您会觉得辛苦吗?如果可以,我多想把您带到我们同一屋檐下;外婆,想到早已逝去的外公,您会觉得孤单吗?如果可以,我多想陪您聊聊天;外婆,看到儿女的照片您会思念吗?如果可以,我多想让您至爱的孙女的笑脸天天伴您入睡。

凝视着手中的相册,外婆,与我们远隔山水的您过得好吗?愿您的青春和四月里的阳光一样芬芳、灿烂,当然,不是在脸上,而是在心里……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