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恒从不备份

    它的存在

    谁敢无视呢

    人呵,备份吧

    永恒无帐号绑定

    而存在只是技术处理

    2017年1月16日于茶窖

  • 盛大过的干涸

    河流在抵触

    受岸驱使

    是涸辙

    之鲋

    2017年1月12日于茶窖

  • 一个他者,像蹲下的诗歌

    为什么还舔着异乡人的唾沫

    试验哑口或沉默,呵自在之歌

    当且当:一首诗,回到自己的位置

    2017年1月11日于茶窖

  • 自觉者,叫醒工具

    告别诗和远方了吗

    一颗自觉的心叫回家

    至于用泪和忧伤感恩吗

    没有梦像蜂蜇痛一路顺风

    想象一个干涸的瀑布感激你

    自觉者,突然叫醒工具,有什么

    可能,给存在一个圆满的破坏或破获

    2017年1月11日于茶窖

  • 任何罪状,只要像真理般

    坦然,那么这罪状会因无私

    而简单,和宽广,即使已接纳

    夜的疯狂,让爱一天天躲进黑暗

    2017年1月11日于茶窖

  • 人穷不是问题,关键对穷的思索。

    怨天尤人,心生恨意,只是负面

    暗涌。穷有穷的机遇,改变自己

    要么靠情商,要么靠智商,或是

    两者合一。前者注定要关心别人,

    培养亲和力;后者必然专业能力

    超强,能帮自己撑住一片天。 人

    在世上,弄明白活着较为艰辛,

    糊涂过日子较为容易。看

  • 诗不是划龙舟,要那么

    费劲地吼,诗也不是什么

    雷电交加,一定要与神媾和

    那些疯狂,该不是死亡的繁华

    2016年12月28日于永安约

  • 什么非诗的撩拨,至味

    也没有色与戒的冰火,只有

    灵魂的棲息,像一包普通的盐

    被超市上架,或被意外抢购一空

    2017年1月7日于石围塘

  • 一切随缘风雅颂,摸到风向已无踪。

    不如意处赋比兴,憾事加密赋睛空。

    2017年1月6日于石围塘

  • 倘若睡觉是活着的本体,

    它的存在是黑暗,和宁静

    而白昼之际,黑暗之魂被光

    所俘,更多状况可能趋于形式

    而夜晚本来打算,给光留下深刻

    和拯救,相反的,本体已没有抱负

    2017年1月6日于石围塘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