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根的記憶,好奇

    指天或地,上下

    五千年,這一

    指,滿足了

    天性之

    重溫

    看不見

    是愛與美

    重溫草本節奏

    2017年4月24日於茶窖

  • 倘若美感沉澱

    是我的節奏

    那麼它的

    流動即

    形式

    終於

    被體驗

    真理的節奏

    就這樣與生俱來

    我的感動沒有告知

    一葉扁舟的吃水深度

    2017年4月23日於茶窖

  • 只有掌握節奏

    才知道痛苦

    疏離可能

    的形式

    我的

    在追風

    風在午後

    把美感的透明

    追趕成一種流動

    2017年4月23日於茶窖

  •     做男人,不做破壞者。

                ——伊茲拉·龐德

    /

    市政宛若刁鑽的蕩婦

    耐不住幾天的寂寞

    你看才平靜幾天

    的長堤,好好

    的隔離帶被

    翻來又覆

    去,而

    預算

    或建設

    破壞有賞

    2017年4月22日於茶窖

  • 雨後的長堤

    空氣有點

    腥,浮出

    水面的

    魚,游過

    盡力美而已

    啊雨後的長堤,

    朦朧時也是一種

    鏡子里才有的清晰

    2017年4月22日於茶窖

  • 詞來詞去,吆喝而已。

    感恩樸素,民袍物與。

    懷念禪讓,三皇五帝。

    上古天真,複雜自取。

    2017年4月22日於茶窖

  • 一個不知甚至不敢粉碎的人

    他不懂死亡與當下的較量

    是涅槃中的涅槃;很小

    的時候,我便幻想,

    不死的人,像神

    多麼寂寞,始終摸

    不到死亡挺拔的傲骨

    那不可原諒的雷霆萬鈞

    即使憤怒,只要存在變異,

    那戰慄,讓粉碎的瞬間寧靜

    2017年4月21日於茶窖

  • 寧靜使時間

    失去方向 全部

    勻和于現在的空間

    使神的性別不可分辨

    成為幽明

    寧靜穿過,成為我的觸角

    在初春的傍晚,遠處皆敞亮

    1987年3月9日

    河馬點評:

    翻譯菲茲杰拉德、海明威,

    或布萊克、泰戈爾等,他

    都是因喜歡而翻譯,而譯

    品之精良,

  • 習慣黑暗及其虛空

    光是言說的全部

    永恆在此招手

    光若搖摆,

    詞將捂不住

    塔樓之上天空的高度,

    讓光穿透萬物及其生物鐘

    痛苦只是一片轟動,讓光穿透

    啊全部,一切進步皆由觀念駕馭

    2017年4月20日於茶窖

  • 選擇一城。且觀察它的

    下水道,路面上井蓋

    或天空來不及張口,

    地下的避孕套,賭氣

    被翻過來,骯髒或野蠻,

    把動詞的勇敢擰得像螺絲

    這城平安無事要等螺絲睡了

    2017年4月18日於茶窖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