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坡的十四行诗:静。

    此诗堪称爱伦坡乌鸦

    这首划时代作品前奏曲。

    作者静与美的观念,仿佛

    绵绵无限期般伤逝着当下。

    而坡第一个喊出“永不复焉”,

    象征超前敏感,更还原时间立面。

    坡是惊悚小说作者,其诗爱却温柔

    如春,情氛不惊悚,理性更透明。

    2017年3月24日于

  • 有时读诗我会突发奇想。

    诗成存之久远,而具体到

    一首诗,它活得够长,那它

    吃什么呢?也许没有哪一个读者,

    如此思考过,或诗本来就不饿肚子。

    一首诗总在读它的人眼里反刍,或者

    在读它的人心里反刍,诸如此类的反刍,

    使诗偷着乐,原来却是词语及其修辞。

    面包之所以芬芳,出炉

  • 诗人说,我们抵达

    然后停顿,然后被时间

    集中或单独释放,而苟且

    使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处于

    高加索的模式,即使肝胆部分

    长出与啄空,它轮番制造怜悯与

    献身,神仿佛没有合眼,夜也没有

    而苟且的,不得不承认,兀鹰的脾气

    骄傲远超永生的本能,而释放更被稀释。

    2017年3

  • 漓江的鱼

    浅浅的

    忧伤

    鱼鹰的

    影子

    被蓝水藻

    驱逐

    孤傲使它

    凌空

    等待鱼水之欢

    透明的归来

    2017年3月19日于茶窖

  • 日出日落,东西总有一方

    需要缄默,词没有家属;

    昼夜连同它的转轴,仿

    佛时间塞牙缝的孤独。

    2017年3月19日于茶窖

  • 朗朗乾坤,怎么让大地般的女性

    变轻,从而把人类引领上升呢?

    来自地狱的翻译,该不是神游

    离于神圣,只引领感性而已!

    2017年3月19日于茶窖

    注:

    但丁《神曲》结尾大致有两种译法,

    一是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二是领导我们走。我比较喜欢后

    一种翻译,它是郭沫

  • 沉渊可以是地狱,可以是天堂。

    倘若把身边视为诗歌与远方,

    天堂与地狱甚至更大胆——

    永恒之于戒简直要喊冤。

    2017年3月18日于茶窖

  • 啊我真不好意思,今天

    唱一支水稻之歌,而且是

    超级杂交的歌,袁隆平院士

    不知是否批准,这样一首不专

    不红或者还很莽撞的歌?是啊

    远古的时代,都是黑暗中的穴居

    白天互相摸索,晚上按图索骥

    个体难以启齿的柔弱,只有成为

    自己,影子才能拥抱词的战栗

    甚至忘乎所以,可惜新

  • 顿也好渐也罢,

    不悟也不飘飘然。

    --题记

    1.

    人与人之间,最低温度

    是爱的透明与不爱的

    英明,而暧昧使战争

    的不确定宛如裹尸布。

    那些内裤绣十字架的,

    包藏什么爱的纯洁性呢。

    2017年3月15日于茶窖

    2.

    啊人性磨损之处

    不屈的,原来是气{

  • 夜行衣仿佛披上

    未亡人的呼吸,

    任意的膨胀

    这暗影会害羞,

    相反,它四处走动,

    如仵作认知,或还原,

    暗恋躁动的死亡更安全

    2017年3月15日于茶窖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